首页 科技嘉兴平湖:拼多多上高性价比羽绒服 每年生产服装3亿件

嘉兴平湖:拼多多上高性价比羽绒服 每年生产服装3亿件

今日新闻 科技 2021-01-20 06:54:31 6 0

凛冽寒风,漫天飞雪,冬天拼的就是羽绒服。

从嘉兴市区往东驱车30公里,便来到了羽绒服的“制造中心”——平湖。你可能不知道,这个人口仅70万的南方小城,产出了全中国80%以上的羽绒服,来到这里,你身上的羽绒服大概率就回到了故乡。

以平湖·中国服装城为中心,连同附近的几个村镇,这片地界里的所有人,世代以羽绒服为生。他们,共同构成了平湖羽绒的闪耀星盘。

中国的产业带拥有惊人的生产力和韧性,但如何从产业带变化出一流品牌,这些中小生产者和商户并不能给出回答。好在,一座城里的一群人能聚成一团火,把家乡制成一张名片,挤上时代的列车,成就了“平湖羽绒服”这个最大的品牌。

嘉兴平湖:拼多多上高性价比羽绒服 每年生产服装3亿件

从嘉兴市区往东驱车30公里,便来到了羽绒服的“宇宙中心”——平湖,全中国80%的羽绒服都产自这里。

中国羽绒城的日与夜

“不是我选择了羽绒服,而是羽绒服选择了我。在这边的人都做羽绒服。”生于80年代,韦健一毕业就开始做羽绒服,从事羽绒服行业已经十多年,目前在拼多多上经营着自己的羽绒服店铺。最近全国猛烈降温降雪,订单多到他忙得顾不上睡觉。

走近平湖服装城,人们的脸上洋溢着平和与充实。小小的羽绒服,让这里的每个人都找到了自己的价值。鸭绒、毛领、制衣、销售、运输……每一个环节里都有广阔天地。服装城里每一个门店档口都涌动着忙碌的人潮,五湖四海的客商,不远万里来这里挑选最新最具性价比的货源。

商场卖两三千的羽绒服,在平湖,三四百就能拿到货,这是行业都知道的秘密。因为这里是原产地,中国的产业带向来擅长把最优质的好货做出极致性价比。有别于全国各地的商客,像韦健这样产地直发的商家,真正做到了“没有中间商赚差价”。

在平湖,热闹有两种。白天服装城档口的人潮是其一,另一种无声的热闹藏在网线里。电商的介入延长了平湖时间,数以万计的网店扩大了市场的边界,互联网的人潮24小时不打烊,40万平米的中国服装城化身960万平方公里的广阔市场。

韦健的网店办公地点在羽绒城旁边的商务楼里。商务楼一共12层,除了一楼临街商铺和大厅,往上的楼层都密密麻麻地隔出了数百个单间。每一个单间里都有一个像韦健一样的平湖商家,他们每天从上午一直忙到星夜,通过一根根隐形的网线,一车一车的羽绒服从这里发往全国各地的消费者手中。

“冬季非常忙,凌晨两三点下楼抽烟,看见整个商务楼依然灯火通明,没有一盏灯熄灭。”韦健的拼多多店铺经营得有声有色,开店三年,销售额一年比一年高。2017年他从淘宝转做拼多多的时候,还算是个异类,到了2020年,身边这些密密麻麻单间里的同行,已经找不出不做拼多多的人了。

嘉兴平湖:拼多多上高性价比羽绒服 每年生产服装3亿件

电商用一根网线,把平湖的羽绒服直接销往全国消费者的手中。图为平湖一拼多多商家的运营团队正在工作。

“冬季稳定日销10万元,夏季做反季,一天几百几千,也挺好。”江南文化的“小富即安”,在平湖人身上得到完美体现,羽绒服销售旺季只集中在冬季的四个月,但平湖羽绒服的火爆和新电商的巨大订单量,赋予了“韦健们”从容与笃定。

聚成一团火,爱拼才会赢

中国人民向来擅长穷则思变、生财有道,浙商尤其是其中令人骄傲的群体。

上世纪70年代末期,伴随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平湖社队服装企业接轨相距不到100公里的上海,“天时地利人和”之下,顺利起步。凭借上海国营服装厂的技术优势,平湖开始生产服装,形成40年后中国羽绒城的雏形。

到了80年代,村村办厂、户户生产,每个人都为红火的生活奋力拼搏。大量没资源没背景的个体服装加工厂挂靠在集体的名义下,与临近的上海、杭州等地的国有服装厂“联营”,将当时个体的生产参与到当时计划经济的配额市场中。

昼夜交替中,农民实现了阶层跨越。而后来“中国制造”的辉煌,正是历史中的此刻,从普通人一点一滴的集聚开始。

嘉兴平湖:拼多多上高性价比羽绒服 每年生产服装3亿件

空闲的当地阿姨在羽绒服加工厂做工,她骄傲地说,“我手快,一天能做400件羽绒服帽子的缝合。”

90年代末,国家对外贸易开放政策送来了信号,平湖服装产业以燎原之势进入国际市场,开启了平湖打入世界服装制造业阵地的新历史时期。世界顶尖服装品牌如耐克、REEBOK、ARMANI、华伦·天奴、LEE等,与平湖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平湖服装远销日本、欧美等85个国家和地区。

就这样,浙江嘉兴平湖,在没有技术、没有市场、没有品牌的困局里突围,形成了以羽绒服为代表的服饰产业集群,产出了全国80%以上的羽绒服,同时,成为全国最大的外贸服装生产基地。每年生产服装约3亿件,连起来至少能绕地球10圈,“全球百件衣,平湖有其一”,全世界每100件品牌服装中,就有1件产自于平湖。

当前,平湖服装再次紧扣时代脉搏,由最初的加工国外品牌出口向生产自主品牌出口方向转变,同时,抓住国内电商的发展红利,把平湖羽绒服搬上互联网。

如今的平湖,拥有2000多家服装制造企业、不计其数的小型加工工厂和数以万计的电商网店。这片土地上的人,都从羽绒服产业里走出了自己的路子。

空闲的当地阿姨在羽绒服加工厂做工,她骄傲地说,“我手快,一天能做400件羽绒服帽子的缝合。”身强体健的拉货大哥每天拉着货车从羽绒城到商务楼,不到100米的这条路,他每天会走几十次。无数外来客,从安徽、河南、江西来到平湖“讨生活”,看准了这里的羽绒服大生意,和韦健一样做起了拼多多的店主,销售额直逼千万,成为这条产业带上的“新平湖人”。还有年轻的小妹在他们的拼多多店铺里做主播,一天能换200多件衣服,年轻人不用离开平湖,就能有稳定满意的工作。

大企业家、小生产者、快递员、店主、主播、打包员……每一个产业带的从业者都努力在产业带发展的过程,找准自己的价值,收获奋斗的果实。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平湖的每一天都充满活力,因为一座城的人聚在一起编织同一个梦,星夜的灯火里,记录了每一个“平湖羽绒人”的奋斗和拼搏。

电商重塑了平湖的时间

和中国其他的所有产业带一样,平湖羽绒服也经历了从无到有、从外到内、从线下到线上的三次产业革命。滚滚向前的时代列车上,时间公平地流过每一个地方,但电商的加入拨快了平湖的时间,也重塑了平湖的时间。

一日之际在于晨,但“韦健们”的一天通常从中午开始,到凌晨结束。主播们也一样,因为拼多多的消费者最活跃的下单时间是晚上。

来自江浙沪、云南、贵州、四川,甚至西藏的线下门店商客,依然还是会赶来这里进货。通常他们需要在上午来,因为一到下午,这些店主就没有太多时间接待了。

羽绒服的制作周期,通常需要提前好几个月生产,天寒地冻的12月,正是羽绒服销售的旺季,但工人们最忙的时候,通常9月就开始了,到了12月,他们反而清闲了。因为,不提前备货根本顶不住电商的拼单狂潮。

大毛领,今年最受欢迎,一条真毛领成本70-100元,是一件羽绒服的灵魂,人工饲养的动物毛领色泽鲜亮、手感柔顺,平湖的专业化养殖和生产已经把毛领的成本做到最低价。也有商人会来推销便宜的假毛领,40-50块一条,“韦健们”通常会毫不犹豫地拒绝,因为生意要长久地做,就不能在质量上省钱。平湖羽绒服的口碑,都积累于点滴之间。

潮水在变化,悄无声息,身处其中忙忙碌碌的人,往往感受不到这变化流过的痕迹,可能只有到某一天闲下来的空隙里,环顾四周才发现,时间已经推着彼此“柳暗花明又一村”。

12月,全国大范围降温降雪,浙江嘉兴的商户再次拧成一股绳。超过2200个浙江嘉兴的服装产业商家,齐聚拼多多同时开直播,推介当地各个优质产业带生产的服饰,单日销售额即突破2000万元,而平湖的羽绒服最是抢手,成为当日销量最高的品类。

平湖羽绒服产业带没有走出国际一流品牌,但这些低调务实的产业带从业者,把“平湖羽绒服”做成了一个最大的品牌,面向的是占人口最多数的普通消费者。平湖给市场带来了最具性价比的商品,也赢得了市场消费者的认可和尊重。

来源:中国新闻网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

如喜欢本站,请您收藏、转发。
本站为可信网站请放心浏览。本站版权所有,如需转发,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