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发现踏入拜登时代,日韩希望美国在亚太做什么?

踏入拜登时代,日韩希望美国在亚太做什么?

今日新闻 发现 2021-01-20 08:04:02 9 0
踏入拜登时代,日韩希望美国在亚太做什么?

直新闻:菅义伟演说,两个重头话题,外交安保和抗疫,看似不相干,实则密切相关。他强调了“合作”是处理两大课题的主基调,尤其谈到稳定的日中关系的重要性。吴先生,您如何看待日方的立场?特别是菅义伟一再强调保持和拜登团队的协调,确认日美同盟的支轴作用,您觉得会对中日关系产生限制吗?


特约评论员 吴健:经历过去四年的日本,既从“刻薄寡恩”的特朗普身上懂得“美国第一”是多么无情,百般迁就却无法令“退群”成瘾的美国满意,结果日本寄予厚望的贸易安排TPP变成没有美国的CPTPP,它也从冷眼旁观美国对华三年多贸易摩擦里看到了什么叫“战略定力与国家韧性”,尤其是去年疫情防控,一句汉诗“山川异域,风月同天”打动了多少中日民众的心。所有这些,不可能不对菅义伟的施政产生影响。

当下的日本,也适用中国人常说的“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本轮变局的本质上还是大国实力相对消长及其战略竞争带来的体系变化,最主要是“三变”:一、美国实力相对下降,但心不甘情不愿,二、中国国力即便受疫情冲击,但依然完美完成既定发展目标,GDP站上百万亿大关,国际影响继续提高;三、亚太重要性达到无与伦比的地步,将是未来世界权力中心。三大变化里,中日关系非比寻常。

观察菅义伟演说,其实他对这三层关系了然于心。请注意,菅义伟继承安倍衣钵,重申日美同盟的支轴地位,但在具体施政中却早就注入“自主”的基因,比如不久前日本不顾美国关切,决定签掉RCEP,在中日间建立第一个直接的自贸关系,而且他公开讲过和中国建立稳定邻国关系,无意营造“亚洲版北约”,这形同给美国打脸。但同时,“美主日仆”体制惯性,现实的中日领土、历史问题纠纷,乃至所谓“亚太主导权”归属,都让日本不可能与中国完全“捐弃前嫌”,这就让菅义伟对华政策的步子不可能迈得太大,更多是在抗疫这一“突发公卫事件”所采取的权宜之计。

请注意,美国当选总统拜登已发表文章,叫《拯救“后特朗普”时代的美国外交》,公开宣示要广泛联合西方国家,塑造从环境到贸易、技术等等规则,跟中国争夺主导世界技术和产业的优先权,而日本自己手里还握着“缩水”的CPTPP协定,内心还是迫切盼着美国尽早归来,更有甚者,日本哪怕签了RCEP,却“先吃萝卜淡操心”地坚持给印度留“随时加入”的“政策后门”。种种迹象表明,日本潜意识深处,对中国的崛起是持谨慎而提防的态度,致力于向RCEP内部植入所谓“民主价值观国家”的“离心小集团”,同时设法做大CPTPP,力争成为亚太地区的贸易规则“制定者”和“仲裁者”,从而制衡中国,邀功美国,从中渔利。对于这一点,我们一定要有清醒的认识。

踏入拜登时代,日韩希望美国在亚太做什么?


直新闻:作为美国在远东的重要盟国,韩国也在思考如何在“拜登时代”矫正自己的外交安保思路。韩国总统文在寅公开敦促拜登保持美朝会谈势头,力争促成美朝关系正常化,乃至半岛和东北亚和平体制达成。您觉得他所期望的愿景能实现吗?

特约评论员 吴健:大家或许有个印象,面对美国,日本往往比韩国姿态柔软,可仔细辨别,可以发现韩国其实比日本还没地位。别的不说,拿戏剧般的朝核问题来说,文在寅跑到平壤,跟朝鲜领导人达成消除三八线军事对峙,开展经贸合作,宣称结束半岛停战体制,却被美国利用自己所掌握的所谓“联合国军”司令部给轻松搅黄了,因为“联合国军”就负责非军事区,特朗普甚至在推特里傲慢地告诉文在寅,“我们不批准,你们韩国什么都不能做”,尽管韩国民众上街抗议,说特朗普用“批准”一词,是侮辱韩国主权,可那又怎么样,一个连军队作战指挥权都在人家手里的国家,确实在朝核问题上没什么资格谈“自主”。

事实上,韩国人对特朗普是“既恨又爱”,“恨”的是他老搞单边主义,不顾韩国承受力,在分摊驻韩美军经费、拼凑封锁朝鲜伊朗联盟时硬拉韩国,使其屡屡遭受“池鱼之祸”。“爱”的是特朗普确实能跳出历届美国总统“不弃核,不交往”的对朝死板路线,实现朝美直接沟通,缓和半岛紧张局势。面对带着大批奥巴马时代旧人上位的拜登总统,韩国人最怕的是当年企图困死拖死朝鲜的“战略忍耐”政策重新登场,把朝鲜逼到墙角。

站在文在寅的角度看,最需要警惕的是美国的朝核立场是“醉翁之意不在酒”,骨子里以所谓“朝核威胁”做局,使半岛保持既不解决,又不失控的热点状态,再以此为抓手,阻止韩日离心,遏制中俄崛起。恰恰在这一点上,美韩是存在严重的分歧,本质是双方控制与反控制的矛盾。可以设想,如果朝核持续缓和,加上韩国不久后真正收回战指权,美国所能摆布韩国,影响亚太的抓手显然会变少,所以,不排除美国存在这样的冲动,再次在半岛搞事,刺激朝鲜弃核意愿逆转,逼迫韩国重回“依美反朝”的老路,让韩国“自主之路”泡汤。

踏入拜登时代,日韩希望美国在亚太做什么?


直新闻:面对更强调“联盟”作用的美国拜登团队,以及美国可能在亚太的新动作,中国该如何稳局控局,确保发展机遇的窗口期更大些更长些?

特约评论员 吴健:我们谈日韩,很大程度是谈美国的盟友圈到底黏性多大,归根到底,是谈中美利益高度交集的亚太,究竟在拜登时代里,是竞争多,还是合作多?亚太占世界人口四成、经济六成、贸易五成,是推动世界经济增长的大引擎。地缘政治本质,说穿了,是资源政治、影响力政治。全球战略重心,首先是世界经济重心。经济重心在哪里,战略重心就必然到哪里。权威机构预测过,2050年的美元计价GDP排位是,中国超60万亿,美国超40万亿,日本近8万亿,整个亚太在全球的比重之高超乎想象。

不管特朗普在不在位,今天的美国还将在单边主义、保守主义上保持相当的惯性,鉴于美国片面追求“赢家通吃”的贸易格局,众多国家面对讹诈与恐吓时没有正面反击,但不意味着它们甘心忍气吞声,大家需要一个能够并且敢于站出来的角色。由于中国在面对美国贸易威胁时的坚定表现,成为所有希望维护国际体系的国家的希望,前日本大藏省财务官榊原英资就说过,看看今天亚太经济结构到底是依赖美国还是中国,就明白时代变了,到2030年前后,中国对包括日本在内的亚太各国的经济影响力将超过美国,在此背景下,中美在亚太影响力会发生什么变化呢?日经研究中心主任田原健吾,就运用经合组织的数学模型估算过,到2030年,中国对亚太各国的经济拉动效果,将是2015年的1.8倍,比美国多四成。美国进步中心东亚项目主任哈丁干脆忠告日本和东盟,“有中国这样的邻居,你们应该珍惜!”

日本学者冈田充说得真切,从中国为代表的亚太国家不顾美国掣肘,签署RCEP,正迈入从“分”向“合”的进程,再看美国还有一帮西方伙伴,国外撕掉TPP,国内大闹民粹,还有其他国家什么“脱欧”闹剧,完全一副从“合”向“分”的逆流运动,在这个决定国运的大势里,他觉得中国走在正确的道路上,也相信中国会取得更大的成功。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

如喜欢本站,请您收藏、转发。
本站为可信网站请放心浏览。本站版权所有,如需转发,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