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发现环保专家上千万误投排污企业,发现偷排据理力争激烈争吵后突发脑溢血被吓傻,鱼塘承包户称鱼肉有味卖不掉

环保专家上千万误投排污企业,发现偷排据理力争激烈争吵后突发脑溢血被吓傻,鱼塘承包户称鱼肉有味卖不掉

今日新闻 发现 2021-01-20 18:04:14 8 0

安徽从事环保工程的徐先生,投资芜湖某公司上千万,后来发现公司隐瞒偷排问题,多次交涉之后公司排污问题照旧,一次据理力争的争吵之后,突发脑溢血……2021年1月18日,提起误投排污企业,徐妻梅女士感叹丈夫做股东太难了,“因为含有重金属的污水是直排,我老公被吓得不行,他之前已经多次表示很害怕。”

环保专家上千万误投排污企业,发现偷排据理力争激烈争吵后突发脑溢血被吓傻,鱼塘承包户称鱼肉有味卖不掉

安徽环保专家42岁徐先生因脑溢血做开颅手术,虽然已无生命危险,但丧失大部分记忆

>>>环保专家

投资千万后发现隐瞒排污

交涉被告知“你不用管”


梅女士介绍,夫妻俩是安徽有从业经验的环保专家,一直做环保工程,“我是芜湖人,他是合肥人,近20年我们一直在做废气废水处理设备。”

2018年6月,丈夫结识了芜湖市某公司负责人梁某,投资上千万入股,这是一家从事电镀加工、电镀材料生产的公司。丈夫后来发现,在经营过程中,公司为牟取经济利益,在未对废水进行处理的情况下,将含有超标污染物的强酸废水直接排放。

“公司是在芜湖繁昌县,我们家住合肥,他在公司有宿舍,一般周末回合肥。”梅女士表示,投资后发现公司隐瞒排污问题,丈夫曾多次找公司法定代表人何某交涉,对方总是回应称:“你不用管”。


>>>没有实权

性格直爽阳光的人变得憔悴

“他很无力地在工作”


“他一直被架空,他们嘴上说公司交给你了,但所有股权他们管控着,一点让你没有做主权,他们就是不让他管,让他去采购或者去做业务呀,实际上我老公就是免费打工的吧。”

梅女士介绍,“在我们接手之前,公司曾经有一个车间存了很多重金属的废水,一直没有处理掉,何某说收了别人的钱,说可以帮忙处理,这是我们入股时他们遗留的一个很大隐患,他们趁我老公不注意的时候去干,我丈夫闻到污水站有强酸味,他发现废水排到污水站的污水池里,但是我们是没有能力处理废水的,这个一旦发现这是要完蛋的事情。”

梅女士表示:“公司一开始隐瞒了我们很多事情,他们做电镀首先就存在排污问题,这是个大问题,都很敏感,一旦发现一点问题,会立马被关停甚至刑事处罚。我老公入股以后,发现不是他想象的那样,他后期就发现这里面污染得很严重,他们可能已经习惯了偷排行为,如果被刑事处罚就会很严重嘛,他们全部隐瞒了……”

梅女士认为,这是公司遗留问题,必须处理好,“如果直接就偷排掉,那公司就完蛋了,何某说他来处理,不让我老公来管,如果繁昌县生态环境分局来查,虽然现行抓不到,但那也是很害怕的问题,因为我们自己的污水站是没有能力处理的,我们心中有数。”

“丈夫原本是很阳光的人,一下子变得很憔悴,感觉他是很无力地在工作。”梅女士表示:“我丈夫当了多年兵,性格非常直爽,他没想到进去公司之后步步受挫。他们后期还有废水,我们盯得很紧,他们说是要拉走的,关键是会在我老公不注意的时候混排进污水站,它可以用碱液去混合的。”


>>>对话录音

公司负责人:

“废水搞不到你头上,不要你担责任”


华商报记者获得的一份时长15分23秒的录音显示,2018年11月23日,在位于繁昌县的公司办公楼二楼梁某的办公室内,徐先生与何某等4人有过一番激烈交谈。

徐先生提出,第一次是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污水槽里被人混进了含有重金属的废水,这次又是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把车间污水偷偷打进来,“这样子的情况我没有办法管理,我管不了。” “这个含重金属的污水走到哪里都是染黄一片,连泥巴都会染黄的。”徐先生说现场检测PH值是1.2,是强酸,但污水槽没有防腐,只是喷了很薄一层沥青,强酸对槽体腐蚀性太大,他还提醒之前偷排就把人家鱼塘的鱼都搞死了。

对话中,何某措辞强硬地表示“他负责”——

“我搞走的水(污水)最少搞了将近150吨走了。我把这槽子水我想办法搞走。我跟你讲,我是法人(法定代表人),干任何事情,逮的都是我。”

梁某也对徐先生表示:“不要你担责任,废水搞不到你头上,不要你承担责任。”

“如果把强酸排进污水站的水泥池,池子里只涂了一层沥青,池子就会渗漏,沥青腐蚀掉之后池子就报废了。”

梅女士告诉华商报记者,她后期整理材料在丈夫手机里找到了这份录音,因为讲的是当地方言,她逐字逐句整理了录音,如果要对簿公堂,这也是一个直接证据。


>>>敏感害怕

据理力争突发脑溢血

开颅抢救大部分记忆丧失


“我老公特别敏感,他就很害怕,就去找他们嘛,何某已经不是一次两次偷排了,他心里就特别怵,因为按规定重金属是必须零排放的,不说死罪也是够他喝一壶了,这样子(偷排)根本不行的,我老公内心很担心这个事,但他在公司没有实权,根本无法制止。”

梅女士说,但她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2019年7月22日,丈夫在与何某、梁某等人据理力争过程中,突发脑溢血,经过开颅手术后脱险,但如今大部分记忆丧失。

“我报案后,派出所调取了办公室的监控视频,我看了监控视频。“我从警方处看到当天办公室的监控视频,当天他们4人坐在办公室里一直在争,言辞很激烈,4个人说话,3个人对着他争论,到下午5点的时候,他就开始垂头了,估计那时就可能已经不舒服了,后来就呕吐、晕倒,当时他们以为他中暑,就打120送到县医院,拍片子才发现是脑溢血,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

环保专家上千万误投排污企业,发现偷排据理力争激烈争吵后突发脑溢血被吓傻,鱼塘承包户称鱼肉有味卖不掉

繁昌县人民医院下达的病危通知书

华商报记者获得的繁昌县人民医院出具的病危通知书显示,徐先生被诊断为脑出血。

“刚开始我也慌了,我又不在他那边,他出事以后需要很长时间治疗,我几乎焦头烂额,对我来说是非常大的打击,我没办法去处理太多的事情,只能以人为主,我就琢磨这个事,想着没有那么简单,事发时我老公才39岁,怎么会脑溢血?而且他当兵体格那么好,很令人惋惜,他是受到很大的打击才这样的,他可能是憋在心里面,他当时嗓子全部是哑的,我听了心里都发寒的,他受了很多委屈,他很彷徨,很无助,很无奈……”


>>>别再害人

偶尔清醒时曾告诉妻子

关停自己投资千万的公司


1月18日在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时,梅女士证实,丈夫的身体状况虽然不太好,但截至目前已没有生命危险。“现在一直是在家里,但脑溢血的后遗症是非常厉害的,只能寄希望于长期慢慢康复,我一直在照顾他。”

华商报记者提出能否采访徐先生本人,梅女士说:“到现在我问他当时发生了什么,他傻傻地也不记得了,他现在思维意识不清,很糊涂,他的脑部神经受损比较严重,丧失了大部分记忆,现在他能认得人了,但还是记忆混乱。”

环保专家上千万误投排污企业,发现偷排据理力争激烈争吵后突发脑溢血被吓傻,鱼塘承包户称鱼肉有味卖不掉

徐先生的脑部神经受损,虽然现在能认得人,但还是记忆混乱,目前一直由妻子梅女士照顾

梅女士表示,丈夫偶尔清醒的时候,会念叨“偷排”污水的危害,“他曾告诉我想办法关停自己投资了1000多万元的公司,虽然我们自己的损失可能难以弥补,但他说不能再让公司害人了。”

梅女士说,“我老公当时在争吵中晕倒就是为了要这个主动权,他是说让他来管,但他们不给,既然我们入股了,至少也是股东,但他们就是不给我们实权,他们就没有真心实意把公司给我们。”

梅女士表示:“他们从我丈夫出事那天起,就感觉好像没有这个人一样,他们就自己管控公司,就感觉我丈夫凭空消失了一样,我们住的医院,离他们家很近,他们从来没有来探望过,也没有说一句安慰的话,连问候都没有,一个电话一个信息都没有。”


>>>意义何在

大老远的去就是因为企业偷排

把自己搞进去坐牢?


由于丈夫患脑溢血丧失了记忆,存在有认知障碍,情绪极不稳定,生活难以自理,梅女士成为丈夫的监护人,她无奈地表示:“我也没有别的办法,现在撤资也不太容易,法定代表人是何某,梁某也是股东,我们投资的款还有经营的几百万都投资进去了,现在一分钱拿不到,被他们完全控制了。”

这个公司我们也投了1000多万,这不是小的数字,我在想我们本身在合肥有产业,大老远的去,就是因为企业偷排把自己搞进去坐牢,这有什么意义?”

梅女士告诉华商报记者,这家公司在当地存在多年,芜湖市繁昌县生态环境分局之前有过刑事处罚书,有股东被刑事处罚时都被保释了,她提供了相关刑事判决书,她曾举报给很多部门。

梅女士说,这已经是第三次涉及刑事犯罪了,“他们偷排到当地犁山河里,因为它是直排的,正是因为这样,我老公才被吓得不行,正常应该是通过排污手段治理,在线监测经过一定处理,达标了才能排放。”


>>>投资失误

承认当初投资确实不够谨慎

原本是想把公司做好


梅女士介绍,42岁的丈夫仍需在家养病,一家四口人在一起生活。“2018年1月15日,70岁的婆婆脚趾被搅拌车碾过去压得稀烂,不得不做截肢手术,接着是丈夫突发脑溢血,可谓祸事接踵而至。

如果要说教训,梅女士承认是投资失误。“我们当初投资确实不够谨慎,我们现在在不在公司,他们还是在运作,我们原本是想把公司做好,做得更完善,但后续发现公司存在很多问题,我们都不知道,我整理他手机里的录音、对话,发现牵扯很多问题。”


>>>须零排放

正常处理废水40到4000元

偷排存在牟利空间


“如果没有办法处理废水,可以找专门的污水处理站花钱请人家处理,但公司偷排是有牟利空间的,正常处理废水标准是40元到4000元,是因为它的浓度和所含重金属的种类,像铬、镍,绝对不允许排放的,环保部门是随时线上监测,会检查的,必须是零排放,必须达标的,因为重金属不合格,一旦出来会沉积在泥塘里,多少年都是分解不掉的。”

相关法律文书显示,该公司曾因污染环境被责令整改,被处以行政处罚,甚至公司负责人面临污染环境的刑事追诉。

2018年2月,芜湖市繁昌县生态环境分局下达《责令停产整治决定书》,认为该公司通过逃避监管的方式,非法排放含重金属的污染物超过污染物排放标准3倍以上,责令停产整治。2018年5月,芜湖市繁昌县生态环境分局下达《行政处罚决定书》,认为该公司超过水污染排放标准排污,处罚20万元。

环保专家上千万误投排污企业,发现偷排据理力争激烈争吵后突发脑溢血被吓傻,鱼塘承包户称鱼肉有味卖不掉

因环境违法行为,芜湖市繁昌县生态环境分局对该公司下达行政处罚决定书

2020年7月,该公司因环境违法行为被芜湖市繁昌县生态环境分局下达行政处罚决定书;2020年8月在日常监督检查中被挂“黄牌”。

此外,相关判决书显示,公司法人代表、前总经理因犯污染环境罪一审被判刑1年半,并处罚金1万元;公司因犯污染环境罪被判处罚金10万元。

梅女士透露:“何某是法定代表人,公司面临三次问责,也是问责的何某,行政处罚是处罚的公司。”

“不管谁经营这个企业都应该走正规化发展,他们这样搞下去迟早是害人害己。”梅女士向华商报记者证实,这家官司缠身的企业,目前已经处于停产整顿阶段,“2020年七八月又被县环保部门查了,发现排污超标的现象比较严重,就被停了要求整改,一开始是行政处罚,如果有刑事犯罪的话就会移交给公安机关立案调查。”

1月20日,华商报记者联系芜湖市生态环境局,工作人员表示,2020年接到好几起该公司偷排的投诉,都已转给芜湖市繁昌县生态环境分局查处,“当地的环保局是我们市里的分局,听说还拘留了企业的相关负责人。”


>>>排污影响

承包鱼塘鱼肉有味卖不掉

村民担心污染水源水稻


“我养了4年鱼,但我的鱼卖不掉,因为不好吃,鱼肉有味道。”1月19日,在当地承包鱼塘的戴师傅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表示,他与人合伙投资40万养鱼,犁山河自东向西流经,这家公司的排污影响当地生态。“下雨天就偷排,我可以领你们去看排污口,它是慢慢渗透到地下去的。”

“我养了胖头鱼、鲢子鱼、草鱼、桂鱼、鲈鱼,但主要是以青鱼为主。”因为排污,给他承包鱼塘造成经济损失。2018年年初的一天,上千公斤鱼一夜之间在塘面上漂起来翻肚子,“地方上让我们不要闹,说会赔偿我们的损失。”

犁山河旁有1000多亩耕地,生活着近2000户村民,因为偷排的废水气味刺鼻,村民担心非法排污污染水源。梅女士介绍,“当地村民可以随便去打听,很多老年人非常可怜,他们都是患一些呼吸道、肺部等慢性病。”

华商报记者 李华 编辑 董琳

(如有爆料,请拨打华商报热线电话029-88880000)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树木计划作者【华商连线】所有,今日头条已获得信息网络传播权独家授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

如喜欢本站,请您收藏、转发。
本站为可信网站请放心浏览。本站版权所有,如需转发,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