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发现走向极端抑或回归保守:后特朗普时代的美国右翼政治

走向极端抑或回归保守:后特朗普时代的美国右翼政治

今日新闻 发现 2021-01-20 21:34:28 10 0

胡不知

美国时间1月7日,总统特朗普正式承认去年的大选结果,并保证权力的“平稳交接”。至此,去年的美国大选已经过去两个月。这两个月间特朗普拒绝承认大选结果,用缺乏事实依据的指控破坏美国选举制度的公信力,用尽一切方法试图推翻选举结果的闹剧终于落下帷幕。

从结果来看,特朗普在2016年给共和党所带来的政治红利在这四年中被消耗殆尽——共和党在2018年失去众议院多数之后又相继输掉了白宫和参议院。不仅如此,特朗普及其团队选择在1月6日煽动抗议选举结果的支持者们向国会大厦进发,导致暴徒冲击国会大厦的历史性暴乱发生,特朗普在距离卸任仅一周时成为史上第一个被弹劾两次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在认输之前的一系列行为不但进一步加剧了美国左右政治的分裂,还再一次迫使右翼阵营就是否拥抱特朗普主义进行表态。尽管只有十名共和党议员投票支持弹劾案,但这十票意味着这次弹劾是美国历史上获得总统党派支持最多的一次。

走向极端抑或回归保守:后特朗普时代的美国右翼政治

毫无疑问,美国右翼内部分裂正在加剧。建制派政治家们在继续拥抱特朗普主义还是回归传统保守主义之间摇摆不定,原本处于边缘地位的新生代极右势力也在特朗普的任期内生根发芽,在特朗普的悉心呵护下逐渐成为共和党身份的一部分。近期共和党领导层关于未来方向的抉择将决定美国右翼未来相当一段时间内的成败,这也将会是一个极其困难的抉择。

特朗普的共和党

从2016年大选开始,共和党成为了特朗普的党派。特朗普在共和党选民中享有极高的支持率,常年保持在75%以上。在冲击国会大厦事件造成5人死亡,特朗普第二次被弹劾之后,仍有60%的共和党人对他表示认可。与此同时,尽管特朗普已经承认了大选失利的结果,64%的共和党人仍然认为特朗普才是2020年大选的胜者。

对于共和党政治家而言,反对特朗普的政治代价曾经是极大的。特朗普采取了“萝卜与大棒”的方式,紧紧掌控住了共和党政治家们。一旦出现唱反调的共和党人,特朗普就将他们标榜为“有名无实的共和党人(RINO–Republicans in name only)”,并扬言要支持其他共和党候选人在初选中对其发起挑战。与此同时,受到大部分共和党选民拥护的特朗普具有强大的募捐能力,他能够用号召支持者们给支持自己的议员捐款的方式利诱需要竞选经费的共和党议员们。在过去的四年中,曾与特朗普交恶的共和党政治家们一次又一次地在弹劾等问题上站在了特朗普的一边。

然而在刚刚过去的大选中,特朗普以外的一些共和党候选人们的表现远远超过事前的民调统计结果,民主党在众议院不但没有增加席位,反而险些输掉多数优势。与此相比,特朗普不但输给了民主党候选人乔·拜登,还很有可能通过质疑选举结果压低了佐治亚州参议院决选中共和党选民的投票率,直接导致共和党丢掉参议院多数席位——在11月大选中特朗普赢得越多的地区,共和党选民在参议院决选中投票率下降得就越多。尽管特朗普以极强的选民动员能力赚取了7422万余张选票,成为了有史以来得票数量第二多的总统候选人,但更多的反对派选民似乎同样被他所动员,将8128万余张选票投给了拜登。

特朗普在党内极强的影响力在过去四年使得大多数共和党人不得不对他忠诚,但此时共和党不得不面对众议院、参议院和白宫尽失的现实。1月5日,佐治亚决选结束,特朗普的共和党彻底输了。共和党人们正搜肠刮肚地思考如何应对这一结果时,1月6日到来了。

阴谋论的恶果

11月7日各大媒体根据计票结果宣布拜登获胜之后,特朗普立刻拒绝认输,并在接下来的两个月中极力试图逼迫共和党政治家们帮助自己推翻选举结果。12月14日选举人团投票认证选举结果之后,特朗普唯一的一丝机会只剩下在1月6日的国会认证程序上由至少一名参议员和众议员联合提出针对选举结果的异议并在两院获得多数反对认证选举结果的赞成票。即便在民主党控制众议院的情况下此举成功的可能性近乎于零,以参议员泰德·克鲁兹(Ted Cruz)为首的12名共和党参议员以及多数共和党众议员均在1月初表示将会投票反对认证选举结果。

与此同时,数十名公开支持“匿名者Q”(QAnon)阴谋论的共和党众议院候选人在11月参选。当中,佐治亚州的玛乔丽·泰勒·格林(Marjorie Taylor Greene)和科罗拉多州的劳伦·博伯特(Lauren Boebert)成功当选。尽管美国联邦调查局已将匿名者Q阴谋论定性为本土恐怖主义威胁,但这两位候选人都受到了特朗普以及主流共和党金主的公开支持。她们在1月3日宣誓就职,匿名者Q的荒谬和危险并没有妨碍她们被其他共和党同僚所接纳。上百名共和党政治家和她们一样,公开表示质疑大选结果并反对认证选举结果。

走向极端抑或回归保守:后特朗普时代的美国右翼政治

2020年9月8日,美国北卡罗莱纳州,民众举着QAnon旗帜参加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竞选集会。

很显然,投票反对认证选举结果的共和党政治家们这么做是为了获取自己选区中日益极端化的右翼选民的支持。以匿名者Q为首的一系列极右阴谋论已经在共和党基本盘中扎根,实际影响到了共和党政治。参议院多数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曾警告反对认证选举结果的同事们,如果投票反对,则意味着许多共和党议员们在最终表决中将被迫投票反对特朗普。这无疑对于不少2022年面临再选的共和党人是不利的,然而麦康奈尔的警告并未奏效。

特朗普的支持者们从11月起就开始紧锣密鼓地筹划“为特朗普进军”(March For Trump)活动。宣传该活动的巴士在全美各地征召支持者游行声援特朗普,此类活动每次都会吸引大量信奉匿名者Q等其他阴谋论的极右分子。1月6日,名为“为拯救美国进军”(March to Save America)的活动在华盛顿特区召开,这一天是特朗普支持者们眼中获胜的最后的机会,大量全副武装的右翼分子齐聚总统公园的椭圆形草坪,暴动一触即发。

此前,特朗普经常传播对自己有利的阴谋论为自己造势,他几年前在政治舞台上崭露头角靠的就是质疑奥巴马出生地。在2018年的中期选举中,不少地区由于计票过程优先结算当日投票,当日投票占比较多的共和党票数一开始大幅领先,然后随着邮寄选票的计算慢慢转为落后。败选前,特朗普及其团队就决定利用这一现象,拟定了就算输掉大选也拒不认输,通过舞弊指控造成特朗普当选的既成事实的计划。败选后,特朗普不断重复民主党选举舞弊的阴谋论并将推翻大选结果的希望寄托其中。1月6日之前,特朗普大力向副总统彭斯施压企图迫使他推翻选举结果,但彭斯却公开发表声明称自己无权照办。到了1月6日当天,特朗普仍未放弃自己的计划,在数千名粉丝面前登台演讲,号召他们进军国会大厦并为了“拯救民主”而“战斗”。

他的旨意正确地传达到了他的目标人群耳中,共和党议员们如期反对认证选举结果不久之后,最为激进的阴谋论者们带头冲锋陷阵,打伤打死警察并攻入了国会大厦。信奉阴谋论的暴徒在国会大厦内寻找民主党众议院领袖南希·佩罗西(Nancy Pelosi)和副总统彭斯,当他们被警察阻止时,他们反过来质问警察为什么不履行自己的职责逮捕副总统。

共和党的良心

冲击国会大厦的暴动发生前,时任参议院多数领袖麦康奈尔上台驳斥反对认证选举结果的共和党同僚们,称投票认证选举结果是自己政治生涯中“最重要的一票”。暴动发生后,胆战心惊的国会议员们在当晚重新开始认证选举结果的程序。原本一直对特朗普表忠心的共和党众议员伊莉丝·史戴芬尼克(Elise Stefanik)在暴动前投票反对认证选举结果,但在暴动发生后却突然变卦,举票支持认证选举结果。最终毫无意外,副总统彭斯认证了选举结果,特朗普最后的挣扎正式宣告失败。

次日,特朗普正式认输,全国弹劾特朗普的呼声高涨。很快,共和党内部的意见分歧就浮出了水面。1月12日,众议院共和党会议主席(House Republican Conference Chair)利兹·切尼(Liz Cheney)公开表示将会投票支持弹劾特朗普。党内的特朗普亲信立刻开始请愿要求切尼辞去主席职务,称她的立场并不反映共和党会议的多数意见。众议院于次日投票正式弹劾特朗普,在之前的弹劾案中曾经奋力保护特朗普的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这次却没有试图统一党内意见,只是敦促共和党议员就是否弹劾进行“良心投票”(Vote of Conscience)。

共和党内一直有声音反对极右民粹主义政治,呼吁共和党放弃特朗普主义,回归里根时代的保守主义。1月16日,共和党参议员本·萨斯(Ben Sasse)发表社论猛烈抨击共和党对匿名者Q阴谋论所采取的放任态度,称匿名者Q正从内部瓦解共和党。目前为止,共和党人中谴责特朗普的人物包括前司法部长威廉姆·巴尔(William Barr)、前临时白宫幕僚长迈克·马尔瓦尼(Mick Mulvaney)马里兰州长拉里·霍根(Larry Hogan)、马萨诸塞州长查理·贝克尔(Charlie Baker)以及萨斯等几位议员。公开谴责特朗普的共和党人虽然不少,但大多数并未表示支持弹劾。

尽管1月6日之后特朗普在共和党人中的支持率大幅下降,他仍然是最有影响力的共和党政治家。民调显示,只有30%的共和党人认为特朗普需要为冲击国会大厦的暴动事件背负“很大”责任。显然,共和党的良心仍然站在特朗普这一边。特朗普的任期即将结束,等他离开白宫,弹劾案很可能又将沦为共和党手中与民主党政治博弈的筹码。

走向极端抑或回归保守:后特朗普时代的美国右翼政治

2021年1月6日,美国华盛顿特区,美国国会恢复确认选举人团投票结果的会议。此前,美国总统特朗普支持者闯入国会大厦,打乱了国会认证当选总统拜登胜选的程序。

极端主义基本盘

在特朗普正式认输之后,互联网上的一些阴谋论者们拒绝相信这一事实并发明了各路理论曲解特朗普所传达的信息。他们要么怀疑视频系民主党所伪造,要么认为特朗普所言另有深意。1月6日的暴动助长了极端主义分子的气焰,拒绝接受特朗普失败的他们正跃跃欲试。

一些共和党议员表示由于在1月6日之后收到来自特朗普支持者的死亡威胁,他们由于恐惧不敢投票支持弹劾案。以美国联邦调查局和国土安全局为首的政府机构联合发表公告称拜登宣誓就职当日,全国各州的州政府首府和华盛顿特区正面临着来自本土极端主义分子的安全威胁。由于安全隐患,拜登的就职典礼彩排被推迟了一天。

因政治原因而诞生如此大规模的极端主义威胁,间接说明特朗普的基本盘中掺杂了大量极端主义分子。在民主机制下基本盘中的极端主义必然会体现在当选政治家身上。比如上述公开支持匿名者Q阴谋论的两位新人众议员,或者是公然声称冲击国会大厦是反法西斯组织(Antifa)栽赃右翼的反串行为的弗罗里达众议员马特·盖茨(Matt Gaetz)。

另一方面,更加激进的极端主义分子认为认输的特朗普背叛了他们的反建制运动。早在去年12月,极右意见领袖米罗·雅诺波鲁斯(Milo Yiannopoulos)就在最高法院驳回德州请求推翻选举结果的案件之后对特朗普表示强烈不满。对于许多极右分子而言,特朗普不过是他们推翻建制派统治,试图达成新秩序的政治载体。特朗普的失败使他们感到受到了背叛,因为他们现在为了达成目的不得不另辟蹊径。执法部门正根据暴徒们激动地上传到互联网上的视频和照片逐步抓捕冲击国会大厦的犯罪分子,特朗普对此事的默许更加触怒了许多自诩爱国的极端主义分子。

共和党人现在必须为过去几年间允许自己的党派滑向极端主义负责。如今,推特和Facebook开始大规模肃清极端主义账号,大公司纷纷停止向147位投票反对认证选举结果的共和党议员捐款,美国全国步枪协会(National Rifle Association)破产,失去了白宫和国会两院的共和党正面临着严峻的挑战。在后特朗普时代,共和党该如何扳回一城,让我们拭目以待。

责任编辑:朱凡

校对:施鋆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

如喜欢本站,请您收藏、转发。
本站为可信网站请放心浏览。本站版权所有,如需转发,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