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发现帅府家风篇——留给子孙的财富

帅府家风篇——留给子孙的财富

今日新闻 发现 2021-01-20 22:04:20 10 0
帅府家风篇——留给子孙的财富

建国后,朱德始终保持着战争年代的俭朴作风。他每顿饭差不多都是一碗米饭、一小盘素菜、一小盘自己家里腌的泡菜,一小碗汤,偶而菜里有几片肉。他的衣着也很简单,几件较好的衣服只有接见外宾或外出时才穿,一回到家里就换上旧衣服。他的内衣、毛巾都破到不能再补、无法再用时才换新的。他床上铺的褥子、床单,盖的被子也都用了二、三十年,上面打了不少补丁。朱德常说:“衣服被子只要整齐干净,补补能穿能盖就行,何必买新的?给国家节约一寸布也是好的。这比战争年代好多了,那时一件衣服要穿好多年。”

朱德不肯要任何特殊照顾,不愿让国家为他多花一分钱。三年困难时期,家里由于来往客人多,粮食亏了五十多斤。工作人员想让机关补上,可他坚决不同意。他坚持和全家人一起吃菜糊糊,硬是用“瓜菜代”的办法把所亏粮食补了回来。在朱德去世前的办公室里,有一个藤椅,还是从延安时期一直带着的,都比较破了,有的地方都散了,他用布包一包,经常放在办公室里使用。他用的澡盆比较高,组织上考虑到他年纪太大了,身体不灵便,澡盆又滑,容易出危险,几次要把澡盆放低一点,再安一个喷头,便于他坐着淋浴。但他始终不同意。他说:“国家用钱的地方多得很,再修又要浪费钱财。”直到1976年6月他住进医院,工作人员才悄悄地把澡盆改装了,准备他出院后再接受他的批评。但是,谁也没有想到朱德这次住进医院,就再也没有回来。更让人想不到的是,朱德去世时连一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还是警卫员去红都时装店给他买了一身衬衣衬裤,米黄色柞蚕丝的。

朱德在他去世前曾对子女们说过:“我是无产阶级的一员。我的东西都是公家的,我死后一律上缴国家,只有我读过的马列和毛主席著作,你们可以拿去学习。我最珍贵的是屋里那张毛主席像,可以留给你们。”在他去世前住院时,他嘱咐康克清“我只有近两万元存款,我死后把它交给组织,做我的党费。”“子女应该接革命的班,继承艰苦奋斗的光荣传统,而不是接金钱和物质的享受,让他们接受钱则害了他们。”

朱德去世后,清理完朱德的遗物,康克清给中央办公厅写了封信,信中这样写道:

汪(东兴)主任:

朱德同志逝世已经七个月了,承蒙组织照顾由他身边工作人员清理了他的文件和遗物。这一工作现已告一段落,那几位同志也已相继离开了这里。此外还有几件事向您汇报下。

一、遵照朱德同志生前嘱咐,现将他自发工资以来存放于中办特别会计室的存款(20306.16)全部上交党组织,另外他一件比较珍贵的白虎皮大衣也一并交上。

二、组织上为了照顾朱德同志为他特制的一张新床和一辆手推车,现均退还给组织。原来朱德同志坐的红旗轿车仍存放在六所,如何处理请组织安排。

三、朱徳同志生前所发的文件资料等曾由尹庆民秘书整理,其中重要的文件和讲话、报告等资料均已上交中办。另外文字材料中,尚有朱德同志自39年至76年所作诗词除六十五首出版过,还有六百余首尚未出版。这些底稿现均存放在我这里。诗刊编辑部和一些老同志对朱德同志的诗词汇集表示关心。我考虑这部份遗物尚需找位比较熟悉情况的同志协助整理一下。如果中央决定出版,即可提供。据我了解,朱德同志的大部份诗词是经原秘书沈毓珂同志经手的,他比较了解,是否可请沈毓珂同志协助整理朱德同志的这部份诗词。(沈毓珂同志现在湖北十堰二汽党委书记)

以上意见,请您审处。(东西上交何处,请批示)

康克清

一九七七年元月十五日

中央办公厅特别会计室不久给康克清寄来收据说:“康克清同志:现送来朱老总存款上交收据,请查收。”就这样,康克清完成了朱德的遗愿,把他建国后实行工薪制以来省吃俭用节省下来的2万多元,全部作为党费交给了党组织,这其中也有康克清的一部分。

的确,朱德生前虽没有为子孙留下更多的财物,但他却给后代留下了一个无产阶级革命家“功高不自居、位高不自私、德高不自显”这样高尚的革命精神和无产阶级革命家的高贵品德,对党对祖国对人民无限忠诚的精神和艰苦奋斗、勤俭节约的优良传统和作风。这是最宝贵的精神财富。

“革命者的遗产不是金钱,而是革命精神。”这是朱德教育子孙的一句名言。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

如喜欢本站,请您收藏、转发。
本站为可信网站请放心浏览。本站版权所有,如需转发,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