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热点林彪在东北解放战争中倾听部属谈兵

林彪在东北解放战争中倾听部属谈兵

今日新闻 热点 2021-01-22 08:31:00 45 0

为提高部属的战略战术水平和指挥作战能力,林彪在战争年代,特别是在东北解放战争期间,曾经多次作报告、写指示。他的这些报告、指示曾经汇编成军事文集,作为培养指挥员的教材。1936年底,军委任命一直做政治工作的杨成武为师长,杨成武怕干不好,林彪便同他个别谈话,将自己的作战经验倾囊相授。杨成武曾经将林彪的谈话整理为《林彪同志教我当师长》一文,在20世纪60年代广为流传。为教育部属,林彪可谓循循善诱,诲人不倦。但是,鲜为人知的是,孤傲的林彪在必要的时候,也能够不耻下问,倾听部属谈兵。

林彪在东北解放战争中倾听部属谈兵

林彪在主持召开东北局会议

■同万毅谈兵,制定“硬拼战”的战术■

1946年四平保卫战之后,东北民主联军从四平撤退到敦化。林彪曾两次同第一纵队司令员万毅谈话。

万毅是辽宁金县(今大连金州区)人,原东北军将领,193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1年因揭露副军长缪澂流通敌被捕。1942年8月越狱,转入八路军山东军区工作。

林彪第一次同万毅谈话,询问万毅在东北作战和在山东作战有些什么不同点。万毅回答:在山东作战是对日作战。由于日军龟缩在大据点中,我们经常打击的对象是伪军和顽军。他们的战斗力很差,武器装备还不如我们,特别是士气很差。东北的作战对象是国民党军,装备比我们好,目前还处于进攻状态。其次是作战规模不一样。在山东,作战规模较小。我指挥的最大的一次战斗,兵力不过4个团。从自然条件讲,山东没有东北这样冷,冬服稍微差一点也可以顶过去。东北不行。被服不行,人顶不住。天气太冷时连枪都打不响。从这一点讲,条件不如山东。但是,气候条件敌人和我们一样,可是敌人的补给手段比我们强。东北的气候也有有利的地方,比如,在冬季行军就没有河川障碍。林彪这时插话说:“你这个讲得很对。气候这个东西,我们和敌人是同样的条件。”林彪又询问在东北什么时候封地,什么时候封河。万毅回答:“我的家在南满,我们家乡讲的是‘小雪封地,大雪封河’。哈尔滨我没有去过,不清楚是什么情况。沈阳就比我的老家冷。‘小雪封地,大雪封河’的说法还灵不灵说不准,恐怕应该赶早不赶晚。”

谈话中,林彪还询问了万毅的个人情况。万毅对那一次谈话印象很深。他说:“那次谈话很有一种民主讨论,向下级作调查的气氛。这种精神使我很受感动,觉得老红军领导干部的作风就是不一般,上下级亲密无间,谈话如同拉家常,无拘无束,让人心情舒畅。”

几天后,林彪第二次召见万毅时,专门研究了如何同新一军、新六军作战的问题。他开门见山地对万毅说:“新一军、新六军现在的气焰很盛,不可一世。它(们)长驱直入,一直闯到松花江边。我们虽然同它(们)打了几仗,它(们)也吃了一点亏,但总的说来元气未伤,仍然十分骄横。新一军、新六军一骄横,国民党的其他军队胆也壮了。我考虑,准备拿出一支部队,同它(们)死打硬拼,豁出去付出一定伤亡代价,把它(们)的气焰打下去!要让敌人知道我们不是好惹的。”林彪一面说一面低着头在屋内来回踱步,说到这里,他停下脚步,抬头看看万毅,“你看,对这种打法有什么意见?”

万毅回答:“这种打法有明确的作战目的,应该有这种打法。”

林彪知道万毅是东北讲武堂出身,读过一些古代兵书,便问道:“在古书上有没有这种打法?”

万毅想了一下,答道:“古书我读得不多。我记得戚继光提过有三种战法。”他停了下来,看看林彪。

林彪鼓励他:“你说下去。”

万毅接着说:“第一种是算定战,事先经过庙算,有计划有安排。第二种是舍命战,事先没有计划,突然遭遇敌人,‘狭路相逢勇者胜’。第三种是糊涂战,事先没有计划,遇到敌人又不肯舍命,糊里糊涂打,必然打败仗。您提的那种战法是不是舍命战?”

林彪摇摇头:“戚继光是在打了若干仗以后对历次战斗进行分类,总结了这三种打法。我们这种打法是事先就决定,有目的地就是要这样打,同他的舍命战还不一样。”

此时,林彪已经将这种战法命名为“硬拼战”,并将其作为一种重要的战术。

1946年12月24日,在南满一保临江期间,林彪电告陈云、萧劲光:北满部队决定出动,向松花江南岸作战,以配合南满的行动。在电报中,林彪提出了“硬拼战”的战术。电报中说:“东北我军由于群众条件的不成熟,我甚难秘密地接近敌人,所遇敌又较强,非一打即垮。又由于敌铁道公路太繁,增援甚快,故甚难求得通常优越条件各个击破的歼灭战。但为了打掉蒋军的王牌,为了降低敌人的猖狂,为了使我半生不熟的条件,成为完全成熟的条件,在一定时期内(条件在半生不熟的状况中),在一定限制内(以数个师的兵力,不以全军),有时即使条件不充分,亦须断然猛打,争取成为歼灭战。如不能歼灭,只要惨重地打击了敌人,虽无多的缴获,亦算胜仗。因它的间接胜利甚大,故最近我们除过去所谓歼灭战、游击战之外,现在提出一种新型的作战,即名硬拼战。……这种作战与过去的不同点,则为不是有十足把握才打,而是只有六七成胜利的把握即决心打,打时打得极顽强,打的结果可能成为歼灭战,亦可能双方都伤亡惨重……北满将这样打,希望南满也运用这种战术。”

对于林彪此次关于“硬拼战”的谈话,万毅回忆道:“林彪在东北全军中提出‘硬拼战’这种作战思想,酝酿过程中就找我谈,这是对我的一种信任,甚至可以说是一种器重。”“这次谈话是对我军事素养的教育,也是对我军事指挥作风和战斗作风的一种提高。回部队后,我同(副司令员)李作鹏一起,蹲在房东的土炕上,回忆林彪的谈话,我说,他记,一句句地整理出来。第二天便在纵队指挥干部中作了传达,接着还展开了讨论。后来,我又根据大家讨论的意见,写了一篇有关‘硬拼战’的学习体会刊登在参谋处出版的一张小报上。”

林彪在东北解放战争中倾听部属谈兵

解放战争时期的万毅

■听洪学智谈兵,增强了南下作战的信心■

在辽沈战役开始前的1948年9月4日,林彪把训练营、团和副师职军事干部的上干大队大队长洪学智和政委刘其人召到司令部讨论作战问题。

此时,在东北的国民党军已将兵力猬集到长春、沈阳、锦州3个孤立的城市中。在长春有10万人,由东北“剿总”副总司令兼第一兵团司令官郑洞国率领。沈阳及其周围本溪、抚顺、铁岭、新民地区,30万人,由东北“剿总”总司令卫立煌直接指挥。锦州、锦西,15万人,由东北“剿总”副总司令兼锦州指挥所主任范汉杰率领。

究竟应该怎么打?按林彪惯常的打法,可以围城打援。但是卫立煌却不管你怎么围城,他就是不出来。因此,要打只能使用大兵团进行攻坚战。对此,林彪3月间在野战军参谋会议上解释这次会议的主题是“大兵团、正规化、攻坚战”时说:“大兵团是客观的变化,攻坚战也是客观的变化,不攻坚则无仗可打,因为敌人不来增援。”

自从攻四平失利以后,林彪对进攻国民党军集结重兵的大城市就心有余悸。那是在1947年6月,东北民主联军进攻四平的兵力两倍于敌,血战半个月,伤亡8000人,好不容易拿下了大半个四平,眼看就剩下东北角了,杜聿明的增援部队来了。由于援军太集中,东北民主联军打援不成,结果是功亏一篑,不得不撤出战斗。

攻坚,在东北就是攻长春、沈阳、两锦(锦州、锦西)这三块。这三块哪一块都是比四平更硬的骨头,都更加难啃。其中沈阳是硬中之硬,林彪暂时还不考虑它。剩下的就是北面的长春和南面的两锦(锦州、锦西)。林彪对这两块掂量来掂量去,就是下不了决心。

1948年4月18日,东北局书记林彪,副书记罗荣桓、高岗、陈云、李富春,东北军区参谋长刘亚楼、政治部主任谭政等经过反复讨论,致电毛泽东并朱德、刘少奇转中央军委,报告了东北敌人形势和东北局提出的下一步行动意见,建议攻打长春。

毛泽东接到这封电报后,同周恩来等商量,考虑到解放军尚缺乏打坚固设防的大城市的经验,而打长春正可以取得这方面的经验。4月22日,他复电林、罗、高、陈、李、刘、谭,表示“同意你们先打长春的意见”。

5月24日,东北人民解放军向出动到郊区的国民党军发起攻击。国民党军出击部队迅速撤回,战斗未能继续发展。经过这一战斗,林彪发现部队对进攻坚固设防的大城市,在战术、技术上均准备不足。5月29日,林彪、罗荣桓、刘亚楼致电中央军委,报告了24日的战斗情况,“建议改变硬攻长春的决心,改为对长春以一部分兵力久困长围,准备乘其撤退时在途中追歼该敌,而使我主力转至热南承德、古北口之线一带作战的方针”。随后,东北人民解放军即在“练好兵,打长春”的口号下,开展了轰轰烈烈的练兵运动。

7月间,林彪感到长春工事坚固,不好打。7月20日,他和罗荣桓、刘亚楼致电中央军委,提出:“最近东北局常委重新讨论了行动问题,大家均认为我军仍以南下作战为好,不宜勉强和被动地攻长春。”7月30日,中央军委提出,东北野战军应攻取锦州,歼灭范汉杰集团。8月1日,林、罗、刘提出南下作战计划,准备攻取义县、锦西、绥中、兴城、山海关,但此时,受攻四平失利困扰的林彪仍不想攻锦州,打算绕过锦州,入关攻打一些小据点。

9月3日,林彪终于准备攻取锦州,并制订了作战计划。但是,对如何打,林彪仍在反复考虑。第二天,林彪把洪学智、刘其人找来讨论这个问题。他开门见山地问:“下一步我军行动问题,你们有什么看法,先打长春怎么样?”

洪答:“长春工事比较坚固,有两个军坚守。我们要打起码需要4个纵队。战法是采取大分割办法,先把敌人的配系打乱。敌人每个连有4门六○炮,轻火器、重火器很强。敌人在市区建有很多群堡和建筑物,我军要有对付敌人群堡的办法。”

洪学智在担任上干大队大队长之前,任六纵副司令员。因此,林彪问洪:“你们六纵打下了鞍山,在鞍山,你们是怎么破坏敌人群堡的?”

洪答:“我们吸取了攻打四平的教训,人人学会了爆破。每个连、每个排、每个班都能爆破,随时可组织大爆破队,进行连续爆破。打鞍山证明,连续爆破是对付敌人群堡的好办法。”

林彪对此很感兴趣,详细问了许多细节,说:“你们要把经验总结出来,在全军推广。”

洪学智在讲了打长春需要分割包围后,林彪问:“组织爆破队需要多长时间?”

洪答:“因为部队都学会了爆破,组织爆破队不需要多长时间。关键是要充分准备炸药、雷管和导火索。”

“你们考虑,敌人会增援吗?”

“敌人一定会来。”

“会来多少兵力?”

“最多五六个师。我们需要两三个纵队打援。”

“打援在什么地方好?”

“在四平和公主岭之间。”

“敌人可能来更多的援军。”

“最多不会超过十个师。因为他们还要考虑沈阳的守备问题。抽出兵力太多,沈阳就会空虚。”

“你估计我们要付出多大代价?”

“准备一万到一万八吧,不会超过两万。预备队要准备好。进攻部队伤亡后,马上拉上去补充,炮弹、炸药、挖工事的工具都要准备充足。”

林彪很注意地听,然后又问刘其人。刘表示同意洪学智的意见。

林彪又问:“你们认为打沈阳怎么样?”

洪答:“沈阳地区有好几个军,我们歼灭沈阳敌人的条件不成熟。等把长春、锦州两个点拿掉,把部队集中到沈阳周围再打会好一些。”

林彪进入正题:“沈阳、长春、锦州三个点,你们认为先打哪里好?”

洪答:“锦州是最弱的一个,兵力少,工事不坚固,钢筋水泥的房子少。锦州被我们拿下后,长春、沈阳就孤立了。我们不打,困也能困死它。长春、沈阳的机场,我们用炮火能够控制。”

“打锦州,傅作义会来增援。”

“蒋介石会要傅作义增援。但是,傅作义不会派自己的主力。可能来两三个军。我们可以选择好地形打援。可以先把铁路翻毁,把铁路桥炸掉,把葫芦岛港也炸掉。这样,有两个纵队打援就够了。”

林彪说:“沈阳方面也会来增援。”

洪答:“那是一定的,可以先派部队把巨流河的桥炸了。”

“沈阳方面的敌人会占领郑家屯、通辽,这样我军的供应线就断了。”

“我们还可以使用义县、叶柏寿那一条供应线。况且,敌人如果占领了郑家屯、通辽,他们的兵力就会分散,增援的力量就会减少。”

“我们打锦州时,长春敌人突然跑掉怎么办?”

洪答:“长春敌人下不了决心突围。即便他们能突出来,也没地方跑,到沈阳还远着呢。”

林彪一面听洪学智说,一面看地图。他又问:“我们大兵团集中到锦州地区,吃饭问题怎么解决?”

洪答:“各纵队自己解决一部分。前线部队实在不行了,现在正是秋天,可以买老百姓的苞米吃,解决临时困难。”

“你说长春和锦州哪一个工事强?”

“当然是长春了。在长春,鬼子建了许多水泥建筑。锦州比长春差远了。我到锦州一带看过,锦州大型建筑少,水泥建筑更少。”

林彪有点不以为然地说:“锦州也是一块硬骨头。”

“可打下锦州,长春和沈阳的敌人就成了瓮中之鳖了。”

“你说指挥部设在哪里?”

洪学智想起在阜新时,阜新煤矿经理部有四栋楼房,其中一栋被破坏了,还有三栋是好的,可以预防B-29轰炸机,便说:“可以设在阜新。”

洪学智后来回忆说:“林彪与我和刘其人就这样讨论了三个半天。他对我的意见一概不置可否。”

林彪和洪学智、刘其人这三个半天的讨论,用现在常用的术语说,有点像兵棋推演,但是没有电脑,没有实现数字化。通过这一番讨论,林彪攻打锦州的信心增强了,但是还不能称作坚定。因为后来到10月2日,林彪在南下的列车上听说国民党军在葫芦岛增兵4个师,又曾一度想回师打长春。但不过几个小时,他在罗荣桓和刘亚楼的劝说下,终于坚定了攻打锦州的决心。

林彪在东北解放战争中倾听部属谈兵

两次被授予上将军衔的洪学智

■听罗舜初谈兵,决心挥师北上,歼灭廖耀湘兵团■

锦州攻克后,下一步先打谁?毛泽东认为,东北野战军下一仗以向南打锦西、葫芦岛之敌为有利。1948年10月17日,毛泽东致电林、罗、刘、谭并东北局:“你们下一步行动,我们认为宜打锦、葫,并且不宜太迟,宜在休整十五天左右以后即行作战,先打锦西,后打葫芦岛,争取十一月完成夺取锦、葫任务。在你们打锦、葫时,沈敌可能被迫增援。因锦、葫守军是国民党嫡系,和锦州守军多为杂牌不同。我克锦州,卫立煌实际上坐视不救,必为许多人不满。故我攻锦、葫时,沈敌可能增援。而只要沈敌远离沈阳走打虎山、大凌河增援锦、葫,便于大局有利。”

林彪正准备布置进攻锦西、葫芦岛时,在辽西的廖耀湘集团出动了。廖耀湘的西进兵团11日占领彰武,切断了东北野战军攻锦部队的后勤补给线后,心存疑惧,便停了下来。蒋介石眼看东进兵团攻塔山攻不动,严令廖耀湘南下,声称“如再延误,将以军法从事”。15日,廖耀湘进至新立屯,而此时锦州已经解放,廖耀湘便又停了下来。卫立煌主张将廖兵团撤回新民、沈阳,但蒋介石仍坚持要廖南下。他认为,解放军打锦州后伤亡必大,没有一个月休整就不能再战。而这正是“规复锦州”的良机。胳膊拧不过大腿,廖兵团终于又南下了。

就在这个时候,三纵队政委罗舜初到总部向林彪、罗荣桓汇报打义县和锦州的情况。汇报完后,林彪让罗舜初留一下。罗舜初在红军时期任总部参谋,常常到一军团去,林彪早就认识。林彪对罗舜初说:“罗政委常说你对军事肯钻研,我也这么看。你是军委的老参谋,现在,我要出一道题考一考你。”他指着墙上的地图说:“蒋介石不甘心我们打下锦州,还想夺回锦州,打通关里和关外的联系。现在,东边是从沈阳出动的廖耀湘的西进兵团十几万人,已经到了黑山,被五纵、十纵顶住了;西边是从葫芦岛登陆的侯镜如兵团八九个师,被四纵、十一纵挡在塔山。你来回答,我们是迎击东进的侯兵团好呢,还是打西进的廖兵团好?”

听完林彪出的题,罗舜初看看地图,考虑了一会儿,说:“葫芦岛至锦州一线地处辽西走廊,山海之间通道比较狭窄,部队多了不易展开,不适合于大兵团作战,而锦州以东地域开阔,便于大部队展开,要我选,就选择打西进兵团。”

林彪听完不置可否,笑了笑说:“给你三天休整时间,回去等候命令。”

林彪在东北解放战争中倾听部属谈兵

“旋风将军”罗舜初

10月18日,林、罗、刘致电中央军委:“十七日进占新立屯敌新一军,本日继续前进,我军决采取诱敌深入方针,我十纵主力向沟帮子、黑山撤退,我五纵主力向阜新方向撤退。”

诱敌深入是为了聚而歼之。19日,林、罗、刘又致电中央军委:“昨日进至新立屯以南之敌,如果仍按蒋计划继续前进,则我们来不及先歼锦、葫之敌,而只有先歼灭由沈阳向锦州前进之敌。”林彪等还认为,打锦西对我不利,因为锦西、葫芦岛敌兵力密集,有11个师,地域狭窄,我兵力展不开,用不上,战斗不能很快解决。在我们打锦西、葫芦岛期间,新立屯之敌可能乘虚南下,重占锦州,而我既不能打下锦西,又不能歼灭向锦州前进之敌。因此建议采取诱敌深入的方针,将廖兵团消灭在沈阳、锦州之间。

毛泽东原来之所以建议先打锦、葫,是想以锦、葫为钓饵,引诱廖耀湘上钩。如今廖耀湘这条大鱼没有钓饵也要来咬钩,又何乐而不为!毛泽东接到林彪等19日电后,完全同意林彪等人的意见,果断地放弃了他原来先打锦、葫之敌的主张。20日凌晨4 时,毛泽东致电林、罗、刘:“我们完全同意你们建议。如廖兵团继进,则等敌再进一步再进攻之;一经发觉敌不再进或有退沈阳退营口的象征时,则立即包围彰武、新立屯两处敌人,以各个击破为方法,以全歼廖兵团为目的。望即本此方针,即刻动手部署,鼓励全军达成任务。”7 时,毛泽东又致电林、罗、刘:“关于立即准备不失时机歼灭廖耀湘兵团五个军的方针,我们和你们意见完全一致,业已电告。关于具体部署,由你们根据情况相机处理。”

20日,林、罗、刘作出围歼廖兵团的部署,并与谭政发出全歼在东北的国民党军的动员令。

三纵接到命令,部队立即出发。为了节省时间,三个师齐头并进,宽正面地向敌阵攻击。在炮火的掩护下,一下子就把敌人的防线撕开了口子。突破防线后,第七师向胡家窝棚追击,前卫二十一团三营从被国民党军拉去带路返回的农民口中了解到胡家窝棚有国民党军,大小汽车多,佩带短枪的多,到处都拉了电话线,还有许多大炮、卡车和马车正在渡河。三营指挥员判断,此地可能驻有国民党军指挥机关,正在撤退。他们决定不等主力到达,立即插入胡家窝棚,打乱敌人指挥机关。三营进攻时发现敌人火力很猛,他们即以猛制猛,打下来之后,才知道这里原来就是廖耀湘的兵团指挥部。这一下就打烂了敌人的指挥中枢,敌人失掉了指挥,彻底乱了套,在各个部队的猛烈打击下,西进兵团很快就被全部歼灭。廖耀湘和几名随从化装逃跑,被三纵后勤部队识破俘获。

从林彪和万毅、洪学智、罗舜初谈兵可以看出两点:一、林彪同这些干部交谈的内容都是当时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林彪性格内向、孤傲,但是,在必要时,在他决策遇到困扰时,他也能放低身段,不耻下问,发扬军事民主。在战时,可以尽量减少决策的失误,赢得战争的胜利。二、他找的万毅和洪学智都是他不太熟悉的干部。万毅原为东北军将领,林彪同他接触始于解放战争初期。洪学智,红军时期在红四方面军,抗战初期在抗大学习,担任大队长,同抗大校长林彪见过面,但不太熟悉;抗战时期,洪学智在新四军三师任参谋长、副师长;他同林彪交往是在三师进军东北以后。林彪同他们谈兵也有了解、考查干部的意味。■

文/黄 瑶

本文为《党史博览》原创。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摘编等。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

如喜欢本站,请您收藏、转发。
本站为可信网站请放心浏览。本站版权所有,如需转发,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