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发现美国重启(上)|送走特朗普,美国还需时间“疗伤”

美国重启(上)|送走特朗普,美国还需时间“疗伤”

今日新闻 发现 2021-01-22 11:34:53 57 0

澎湃新闻记者 张无为

当地时间1月20日,美国总统拜登和副总统哈里斯正式宣誓就职。这也标志着前总统特朗普与其治下的美国已成为过去式,重新回到白宫的拜登和他新任命的内阁团队将以怎样的方式应对美国当下的国内国际难题,万众瞩目。

在过去四年内,特朗普“退群”、“毁约”——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卫生组织、《巴黎气候协定》……在最近一年里,特朗普更是因抗疫不力备受指责。然而,特朗普还是在2020年美国大选中得到了7000万张选票,弗吉尼亚大学政治中心创始人、主任,准确预测了2020美国大选结果的“萨巴托的水晶球”网站创始人拉里·萨巴托(Larry J. Sabato)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特朗普在得票率方面并没有因为美国眼下糟糕的经济付出相应的代价。

萨巴托是《纽约时报》的畅销作者,曾三次荣获艾美奖,被誉为美国最受尊敬的政治分析家之一。今年1月6日,特朗普支持者暴力冲击国会大厦,造成多人死伤。这一事件让萨巴托感到非常震惊,“这是以最糟糕的方式展示了美国的民主”,他认为“在这件事上,特朗普永远,永远不会被原谅。”

其实,自特朗普就职以来,关于“美国民主已死”、“美国愈加分裂和极化”的声音不绝于耳,一些人甚至认为,美国引以为豪的三权分立也最终成为了党派斗争。

曾在美国联邦政府三权分立的三个部门中都工作过的前劳工部副部长卢沛宁(Chris Lu)向澎湃新闻表示,他相信拜登上台之后会努力推进自己的议程,“拜登尊重民主制度和法治,也理解三权分立的作用,我对拜登有信心”。

另一方面,给美国留下上述种种创伤的特朗普也无法安稳下台,目前他因为“煽动叛乱”在其总统生涯内第二次遭到弹劾。此前已有声音称共和党主流正在与所谓的“特朗普主义”进行切割。萨巴托也表示,目前共和党领导层确实想切断和特朗普的联系,并保证他在四年后不会再回来(竞选总统),“只有这样,共和党才可摆脱特朗普带来的灾难,倘若他们不这样做,情况将继续恶化。”

白宫过渡项目高级主任凯瑟琳·邓恩·滕帕斯(Kathryn Dunn Tenpas)指出,当时拜登已顺利完成过渡程序,“我希望拜登政府能将美国带向更好的方向,我想他们可以。政府体制是有弹性的,我们需要时间疗伤”。

毫无疑问,不论对于美国国内还是中美关系来说,眼下都将迎来最关键的时刻,近日,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与美国弗吉尼亚大学米勒中心联合举办了一场聚焦于研讨拜登政府执政后能否使日益紧张的中美关系朝着新的、更积极的方向发展的视频会议。来自复旦大学和弗吉尼亚大学的八位专家各自分享了他们的见解。以下为澎湃新闻整理的发言摘录,以飨读者。

专家简介(排名不分先后)

拉里·萨巴托:弗吉尼亚大学政治中心创始人、主任

卢沛宁:弗吉尼亚大学米勒中心特蕾莎·沙利文实践高级研究员

凯瑟琳·邓恩·滕帕斯:弗吉尼亚大学米勒中心实践高级研究员

美国重启(上)|送走特朗普,美国还需时间“疗伤”

视频会议截图

对美国人来说,特朗普和拜登有什么不同?

拉里·萨巴托:首先,今年的美国大选是一次非常安全而有效的选举。特朗普关于选举(舞弊)的所有说法都是错误的。当然,如果对特朗普整个职业生涯有所了解,我们对他的行为就不会感到惊讶。

我有一位学生负责保障总统竞选和选举活动的安全,他的名字叫克里斯托弗∙克雷布斯(Christopher Krebs),曾经是美国网络安全与基础设施安全局局长,他致力于以各种合理的方式保护选举。虽然在2016年大选期间曾出现过一些问题,但他处理得很棒,(共和党和民主党)双方都称赞他。然而,去年11月,特朗普在推特上宣布解除了他的职务,因为特朗普要他篡改事实,即宣称选举不安全(编者注:克雷布斯之前曾表示,没有证据表明2020年的选举受到了外国干涉的影响)。

美国重启(上)|送走特朗普,美国还需时间“疗伤”

特朗普2020年11月17日发布推文称:“克里斯·克雷布斯最近发布的关于2020年大选的声明极不准确,因为其中存在大量不当行为和欺诈,包括‘过世者’投票、选举观察人士不被允许进入投票地点、‘故障’的投票机将特朗普的选票改为拜登的选票、延迟投票等更多问题。因此,网络安全与基础设施安全局局长克里斯·克雷布斯被解除职务,该命令立即生效。”

我要强调的第二点是,拜登的胜利非常可靠。他获得了51. 4%的多数选票,而在这个时代这几乎是压倒性的。我这么说是因为我们生活在一个极化的世界中,人们非常重视政党身份。实际上,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有96%或更多的美国人认同民主党或共和党。毫不奇怪的是,在2020年的大选中,95%的民主党人投票赞成拜登,90%的共和党人投票赞成特朗普。最终,拜登以比特朗普多获得了700万选票,并且赢得了306张选举人票,由此获胜。

另外,民主党在选举后几乎控制了参议院,副总统哈里斯兼任参议院议长可打破两党席位50比50的僵局。在眼下这样一个初始阶段,对于拜登而言,事情看上去一切都很美好,但未来很多事都会改变参议院或众议院的席位分配。

总的来说,我认为拜登相比于特朗普,其行为更容易被预测,从我可以想到的各方面来看,他都比特朗普更加谨慎。

拜登或使美国重回多边主义

凯瑟琳·邓恩·滕帕斯:我打算谈谈权力过渡的过程,拜登在过渡期间的表现如何,以及白宫内阁中早期的任命情况如何。

首先,几乎每隔4年或8年,美国联邦政府高层的官员都将离任,因此拜登政府大约有4000个政治任命的名额,其中1300名需要参议院确认。

这是一项快速的工作,人事是权力过渡阶段的重点。2008年的过渡工作可作为之后的范例,因为前总统布什的团队表明了他们的立场,即尽一切可能使奥巴马团队过渡顺利。在2016年,奥巴马做了同样的事情,他甚至指示其工作人员为下任总统准备情况简介和文件,结果等来的却是特朗普。在奥巴马政府为下一届政府做过渡准备的同时,特朗普和他的过渡团队对此却并不上心。接管过渡工作的(时任)副总统迈克·彭斯还丢弃了奥巴马团队准备的所有工作文件。尽管奥巴马尽了最大的努力,但他没有得到回报。不过,即便如此,当年的过渡工作仍然是和平与顺利的。

而在2020年,情况与我们在整个特朗普政府中看到的常规被打破、有点混乱的情况类似。联邦总务署一开始拒绝确认选举结果,导致拜登团队获得整个联邦政府的管理权、开始接受总统的每日简报、为工作人员获取安全检查的事项都延迟了三周——相当于整个过渡时间的四分之一。

尽管如此,实际上拜登团队自去年春天以来一直在进行相关的准备工作,讨论拜登将提名哪些人员进入自己的内阁。由于一些被提名的候选人有着丰富的经验,因此拜登和他的过渡团队都将受益匪浅,其中许多人曾为克林顿或者奥巴马工作过。

从目前来看,拜登将是雇用女性职员最多的一位美国总统,也是内阁成员最多元化的一届政府。通过白宫过渡项目的一个进度跟踪器,我们发现拜登团队的过渡与组建进度远远领先于他的7位前任。

眼下,美国经济复兴迫在眉睫,种族紧张情绪始终绷紧,故我们不能再拖延了,尤其现在还是疫情期间。对此,拜登团队(过渡工作)做得很好,我相信这一点。

卢沛宁:1月6日的骚乱以多种方式体现了选举的意义,其一便是选举的导向与候选人的性格有关。特朗普声称要让美国再次变得伟大,回到那个他和他的追随者们都相信的、比现在更好的时代。至于拜登,他从竞选活动第一天就在谈到要为“美国的灵魂”而战。

两者在政策上也存在根本的差异,最重要的便是应对新冠病毒大流行。特朗普早期抗疫不力,并且对正确的意见建议不屑一顾。在大流行中,无论是经济还是其他方面,受影响最大的通常都是穷人和有色人种。可以公平地说,虽然候选人的政策主张并不是驱使人们在这次选举中做出选择的决定性因素,但这些潜在的政策差异代表了美国应去何方的不同看法和不同的领导风格。

对于拜登政府,你可以期待这是一个有望与联合国等多边机构进行更多接触的政府。拜登已经就重新加入世界卫生组织展开谈判,还声称要重新签署《巴黎气候协定》(编注:拜登20日上任后随即签署行政令,重回《巴黎气候协定》)。他致力于加强盟友关系,不只是相邻的两个盟友(加拿大和墨西哥),而且还包括欧洲和亚洲的盟友。

尽管拜登不怎么谈论自由贸易,但他赞成《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虽然目前在美国执政的政党发生了变化,但在全美你能看到的是广泛且有力的民族主义情绪,而这种情绪驱动了许多经济政策。因而在当前的政治环境下,无论总统是谁,或是哪个政党控制国会,都很难在这种环境下达成像《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这样涉及多国的自由贸易协议。

不过,你若观察一下,便会发现拜登在这方面提出了一些更好的建议,比如如何通过政府购买更多的美国产品,如何将更多工作机会带回美国。拜登没有使用特朗普的民族主义言论来挑动人们的情绪,而是就事论事。当你看到拜登以更具建设性的方式,并采取多边主义措施与国际社会进行更多接触时,你就会想到这与特朗普过去的方式完全不同。

我认为,虽然眼下美国的国内政治环境使美国在自由贸易这一议题上与许多国家进行经济合作变得非常具有挑战性,但此事仍有发展空间。

责任编辑:胡甄卿

校对:栾梦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

如喜欢本站,请您收藏、转发。
本站为可信网站请放心浏览。本站版权所有,如需转发,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