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热点黎原将军青海高原行记(一个医生眼中的将军系列之九)

黎原将军青海高原行记(一个医生眼中的将军系列之九)

今日新闻 热点 2021-01-20 08:01:30 45 0

作者:刘恺

黎原(1917-2008),河南省息县人,原名关俊彦。国民党黄埔军校11期(南京)毕业。抗日战争爆发后,参加过淞沪会战和南京保卫战。1938年国民政府退守武汉期间,他毅然脱离国民党军队,历经艰辛奔赴红都延安,先后在延安抗日军政大学学习和担任军事教员。1945年9月,随部队从延安出发抢占东北,参与了组建东北民主联军及东北人民解放军扩军与整编工作,亲历了“三下江南四保临江”的艰难岁月。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47军140师418团团长,参加了辽沈战役、平津战役和解放河北、河南、湖北、湖南的若干市县的战斗。1949年9月任师参谋长,奉命指挥140师开展了坚苦卓绝的湘西剿匪战斗。1951年2月入朝作战,任140师师长,1954年归国后任47军副军长,1955被授予大校军衔,1964年晋升为少将军衔。曾任广州军区副参谋长、47军军长兼军党委书记、湖南省革委会主任,兰州军区副司令、基建工程兵第一副主任等职,是党的“九大”和“十大”候补中央委员。

1978年秋,时任兰州军区副司令员的黎原将军,远赴青海果洛、玉树地区,对驻守青海高原的军分区军事机关及部队开展走访研究。首长此行轻车简从,仅选调军区司令部作战部参谋一名,从司令部门诊部和司令部车队,选配承担医疗保健医生及行车保障的驾驶员各一人,以及一辆北京212型军用吉普车,便开始了“千里走单骑”的青海高原之旅。


黎原将军青海高原行记(一个医生眼中的将军系列之九)

右一黎原将军、刘恺、邓芳明、马元太

1978年秋,马元太参谋(后任青海省军区海东分区司令员)及我,陪同首长从兰州抵达青海省省会西宁市。

西宁会见伍生荣将军

到达西宁后,我们一行入住省军区招待所的一栋小二层楼房。小院里环境干净整洁,院子里的几棵有些岁月的国槐,枝繁叶茂绿荫如盖。楼前的花园里鲜花盛开,静谧中散发出淡雅的芬芳。秋阳璀璨云淡风轻,首长在小院中散步,我们能感觉到此刻他的心情畅快。

第二天兰州军区副司令员兼青海省军区司令员伍生荣将军,专程来看望黎原将军。伍生荣(1918—2011)江西石城县人。1932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4年转入中国共产党,同年加入中国工农红军,随中央红军参加了二万五千里长征。

两位大区首长相见,互行军礼互致问候,情形分外亲切。期间更是谈笑风生,共叙军旅情谊,交流相关工作,马参谋及我等随员静静地聆听两位老首长饶有兴趣的交谈。此次前来看望首长的,还有青海省军区邓芳明副司令员。

塔尔寺仁波切的祝福

根据青海省军区的日程安排,八月十日的行程是去地处青海湖畔的151基地。途径著名古刹塔尔寺,首长按行程安排参观了寺院,欣遇寺院主持仁波切尊者也刚回到寺院不久。

塔尔寺建于明洪武十二年,位于西宁市东南25公里处的湟中县鲁沙尔镇。塔尔寺得名于大金瓦寺内为纪念黄教创始人宗喀巴而建的大银塔,藏语称为“衮本贤巴林”,意思是“十万狮子吼佛像的弥勒寺”。当时,塔尔寺有殿堂25座,均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场所。

黎副司令员在寺院管家的引领下走进仁波切的寝室。只见约50多岁的仁波切身着绛红袈裟,脚穿浅黄色僧靴,红光满面,炯炯有神的双眼,一股精气神让人感受到气度非凡,令人肃然起敬。仁波切非常欢迎和感谢将军的到来,当即给将军回赠了金黄色的哈达和美好的祝福。入座后,他们愉快地交谈起来。首长关切的询问了仁波切的生活、身体情况,并祝愿仁波切吉祥康健!祝塔尔寺佛教事业兴盛!仁波切对黎副司令员的祝福表示诚挚的谢意,并讲述了青海省政府对民族与宗教工作十分重视,近几年来对塔尔寺的宗教佛事恢复和各项改善,都给予了大力资助。目前正在抓紧进行塔尔寺历史建筑的整修。

青海湖观摩海军水面舰艇演训

挥别了德高望重的仁波切,告别了古香古色的塔尔寺,我们一行直奔151基地。坐落于青海湖南岸的151基地始建于1965年,是新中国第一个鱼雷发射试验基地,也是海军在青海省唯一的驻军单位。因基地位于青藏公路151公里处,也称“151基地”,对外称“山鹰机械厂”,军工代号“874分厂”。

在海军艇长陪同下我们登上了鱼雷快艇。艇长向首长介绍,国产鱼雷艇,是以鱼雷为主要武器的小型高速水面舰船。特点是体积小,航速高,机动灵活,隐蔽性好,攻击威力大,动力装置是采用高速柴油机,航速40-50节。艇上装有2-6枚鱼雷和1-2座单管或双管舰炮。此外,还有深水炸弹发射装置、声纳、指挥系统、通信导航设备等。海军官兵进行了鱼雷快艇战术训练科目,并发射一枚鱼雷教练弹。黎副司令员对海军官兵的完美操练表示了称赞。完成预定科目后,基地安排首长及一行登上了闻名遐迩的青海湖鸟岛――海心山。青海湖距省会西宁市151公里,周长360余公里,面积4635平方公里,是我国最大的内陆咸水湖泊。湖面海拔3195米,含盐度为1.25%,平均水深19米以上,最深处达30米。湖中有鸟岛、海心山、海心岛。为保护鸟岛的自然环境,1975年即由青海省列入自然保护区。那时,没有开发旅游项目,三岛圴属于军事禁区,设有标志牌、围墙、铁丝网等。水域军事禁区设置有障碍物、界线标志。

果洛军分区召开汇报会

果洛军分区召开了汇报会,我有幸以记录员的名义列席了会议。原本此次随首长出行,我的任务是负责首长及同行人员一路上的医疗保健工作,并承担沿途生活费用保管与清缴结算等项“琐事”。在军分区召开汇报会的当日,马参谋提出,为了会议记录详实及返回兰州后,便于黎副司令员完整准确的向军区党委汇报果洛军分区部队建设情况,遂建议由我和他共同完成这次会议的记录任务。首长对此表示同意。

果洛军分区汇报会议气氛严肃而活跃。军分区从司令员、政委至司政后各部领导人先后发言,内容涉及分区部队存在的营房年久失修,干部战士生活必需品供应紧缺,长期吃不到蔬菜,以及部分干部由于长年驻守青海高原,年老体弱多病需由组织上予以照顾安排,等诸多历史遗留又积重难返问题。从会议发言中也“透露出”分区党委一班人,在统一思想统一认识等方面存在的分歧与矛盾。在会议总结阶段,黎副司令员作了可称为很有思想水平的讲话,他首先肯定了分区党委一班人长期坚持战斗在青海高原,带领所属干部战士,在政治建设、军事建设及部队的各项工作中取得了较好成绩。并指出这是值得上级肯定也是值得分区党委提高认识,并以此促进军分区各项建设进一步发展进步,争取更大成绩的动力。他着重强调了党委班子成员的团结的重要性,指出党委主要领导人要有比其他成员更高的思想境界和视野,要勇于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善于发扬党内民主集中的好传统好作风,更加有效率的团结“一班人”共同完成各项工作任务。黎副司令员的通篇讲话既高屋建瓴政策性强,又循循善诱人性化浓。他没有点名批评或表扬任何一个与会者,却使每一个与会者自觉对号入座,认识到各自的不足。此次会议达到了增进团结统一认识的目的与良好效果。

作为会议的记录者,也让我对贯彻党在军队中的领导,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的方式方法,以及民主集中制度在部队建设中的实践,有了深刻的认知,从思想到认识水平上得到了一次升华。

果洛军分区汇报会的务实成效,在会后不久即得以体现。例如:军分区李璞副政委,是1940年2月入党的老八路,在青海高原服役21年,虽年老体弱多病且与在兰州的家人长期分居,却多年来申请调动无门。然而,此次会议不久他就得以调回兰州,并安排到军区军医学校担任副政委一职,圆满的解决了长期难以解决的“老大难”问题。在他妥善安置之后曾找过我,并欲通过我面见黎副司令员表达感恩之意。我告诉他,首长从青海返兰州后不久,便奉命调往北京工作了。

黎副司令员“千里走单骑”的工作成效,何止解决了一个抗战老兵的实际困难!他在给军区党委的汇报中,就包括切实解决青海高原驻军在高原寒区建立温室,实现蔬菜自给自足的要求等多项为基层官兵排忧解难的内容,并酌情提出了相关解决建议。据我所知,军区党委根据黎副司令员的调研报告作出了,凡在青海高原服役年满20年的干部,调回陕甘宁交流任用等一系列政策措施。听说1979年以后,青海高原部队的后勤保障等诸多实际困难,均陆续得以改善,有力的促进了部队的战斗力建设。这一切显然与黎副司令员此次千里高原之行,深入基层部队开展调查研究是分不开的。

夜宿曲麻莱县

完成了地处青海高原的果洛驻军建设情况的考察调研,首长心情大好。军分区的领导们建议说:首长既然上了高原,且身体状况看起来不错,何不去三江源看看祖国母亲河的发源地,也可以对青海高原战略地形地貌作一次较深入的了解?第二天,首长、马参谋及我便乘坐小许驾驶的吉普车,踏上了前往三江源的征程。

三江源地处青藏腹地,距玉树藏族自治州约400多公里。北京212越野吉普沿214、215国道,行驶近六小时来到了青海省曲麻莱县境的某部。该部队的任务与职责是:承担各军兵种军事装备、后勤物资输送及人员途中周转等各项服务。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初设立以来,该部队的官兵,在高原恶劣气候环境下,坚守信念艰苦奋斗,在千里青藏线上书写出无数可歌可泣的动人故事!

停车后,黎副司令员一行受到了总后青藏办事处张参谋长和部队干部战士的热情接待。兵站的营房由一排排红瓦白墙的平房组成,首长和我们一行安排入住时,部队的领导说,我们这儿的条件不好,请首长多包涵!首长说,兵站的官兵们在这艰苦的环境里,战斗工作了几十年无怨无悔,而我们仅仅是过客,能住下就行,没有非分的讲究。

青海高原的秋天,白天的气温已经冷了,夜晚更低至零下五度左右。平房里的取暖的“土设备”一一火墙烧得极热,人在房间里只着一件单衣也不觉着凉。室内没有卫生设备,包括首长在内每人发了一个黄盆作“秽物”容器。第二天早起出门,我看见首长房间无人,再看黄盆也不在了。问司机小许才知道首长早已起床外出散步,小黄盆也由首长自己放在了附近的公用卫生间里。

张参谋长盛情款待我们吃了一顿“丰盛”的午餐,餐桌上摆了各种肉罐头、鱼罐头、蔬菜罐头和一盘以蛋黄粉调拌的炒鸡蛋。这顿招待“大餐”使首长及我们几位随行者,都感受到了高原兵站官兵们的生活之艰苦!不由得从心底里,对常年战斗在高原兵站的官兵们肃然起敬!

三江源头将军的静与思

三江源自然保护区位于青藏高原腹地,平均海拔4.4千米,群山高拱沟壑纵横延绵不绝。是青海省西南方向与西藏高原接壤的主体。千百年来昆仑山及其支脉可可西里山、巴颜喀拉山、阿尼玛卿山、唐古拉山等众多雪山上的冰雪融化后,以卡日曲等几股并不起眼的涓涓细流的形式缓缓流入黄河、长江及澜沧江,汇集成波澜壮阔的大江大河,并一路向东贯穿大半个中国,承载起哺育中华民族的历史重任!

在三江源头,我看见首长像当年在战场观察作战地形一般,举目眺望,又静静地听取陪同而来的,青藏办张参谋长等人讲述三江源的故事与传说。首长面对三江源头若有所思……我虽然不知道他此刻所思所想,但是我能感悟到,老首长作为共和国的开国将军,几十年南征北战戎马一生,近半个世纪以来,足迹踏遍祖国的山山水水,而今天的三江源之旅,无疑也是他此生难以忘怀的一程。

玉树视察骑兵战术训练

当首长一行走进玉树军分区大门时,受到了军分区司令部、政治部、后勤部领导,以及机关干部战士约100多人的列队欢迎。据玉树军分区的战友们介绍,这样的阵式在分区的历史上前所未有。因为黎副司令员是军分区成立以来,第一位来到地处海拔3300米以上高原视察部队的大军区首长。

骑兵连的训练汇报使人留下了深刻印象,至今令人难以忘怀!在训练场,骑兵按最高规格列队向黎副司令员致敬。一声令下,只见坐骑上的全连官兵昂首挺胸,拔出佩刀立刀于胸前,刀锋直指蓝天,向首长行注目礼。一展骑兵骁勇无畏的英雄气概。

威风凛凛骑于战马的上官连长向黎副司令员报告:报告黎原副司令员,玉树军分区骑兵连正在训练!训练科目:单兵劈刺,请您指示!黎原将军气定神闲尽显沙场老将风采,立正、敬礼,大声回道:勇敢的高原骑士们,继续操练!英姿飒爽的骑兵仪仗队,向将军行注目礼!只听得连长一声号令,众骑士挥刀掣马冲锋劈杀,刀光剑影尘土飞扬,其“战斗”场景极为震撼!

操练结束时,骑兵连孙指导员邀请黎原将军骑马巡视,年逾六旬的老首长婉拒了。且见一路与首长随行的马参谋飞身上马驰骋于疆场,引来在场干部战士一片喝彩!而我则在骑兵连战友们的关照下,选择了一匹“驯”马,平生第一次体会了骑行于战马的惊异感觉。

上官连长介绍说:用马必先驯马,马通人性,但它毕竟是兽类。要想使它更好地接受骑兵的意图,使马的力量成为有效益的消耗,应当以人为本,尽力沟通人马之间的关系。黎副司令员谈到:“战马是骑兵无声的战友,要待马如人,增进人与马的感情,方可达至人马合一的境界。在战争年代骑兵是有效毁伤敌人的兵种之一,具有出奇不意,攻其不备,长途快速奔袭,急促冲击敌阵,剿杀对手的作战特性。虽然现代战争的作战方式发生了很大改变,但骑兵在特定的战场环境下,仍然具有不可替代的价值”。

我在一旁听了将军的这番诠释,心里暗道:黎副司令员既通晓军事理论又谙熟战场规则,无愧于人称一代儒将!

黎原将军青海高原行,经过十二三天时间,行程逾两千公里,顺利返回兰州。


黎原将军青海高原行记(一个医生眼中的将军系列之九)

作者在青海湖鱼雷快艇上

(作者:刘恺,陕西渭南,退休军人,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 2020年11月10日)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

如喜欢本站,请您收藏、转发。
本站为可信网站请放心浏览。本站版权所有,如需转发,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