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发现探访代孕市场:50万挑选“孕妈”还可陪同产检去国外接生 存在诸多法律风险

探访代孕市场:50万挑选“孕妈”还可陪同产检去国外接生 存在诸多法律风险

今日新闻 发现 2021-01-20 12:06:04 22 0

封面新闻记者

1月18日,郑爽前男友张恒发布微博,澄清近期遭遇的诈骗、借高利贷等黑热搜,同时表示目前自己滞留美国,是因为需要“照顾并保护两个年幼无辜的小生命”,并晒出一张他抱着两个小孩的照片。两个小孩的身份迅速引起网友热议。而值得注意的是,早在2020年9月,就有网友爆料称郑爽和张恒在美国代孕了一对双胞胎。

近日,封面新闻记者前往一家“健康管理”机构进行了暗访,发现尽管国内明令禁止代孕,但相关业务仍然暗流涌动,最低50万左右即可代孕,再加5万可选性别。律师则表示,国内是禁止代孕的,但对于代孕的当事人其实没有相应的法律规范,因此出现了钻漏洞的中介机构,由此滋生的道德伦理问题、风险巨大,代孕背后出现各种隐患和伤害如触犯法律更是可能构成犯罪。

探访代孕市场:50万挑选“孕妈”还可陪同产检去国外接生 存在诸多法律风险

“代孕妈妈”做产检

揭开“代孕”市场神秘面纱:

52.8万一个套餐 加5万可选孩子性别

“您年纪多大?什么原因代孕?”“自卵还是供卵?是代孕还是自怀?”近日,封面新闻记者联系上一家“健康管理”公司,公司一位自称“徐老板”的负责人,向记者确认了公司有“代孕”这一项服务。

徐老板告诉封面新闻记者,根据客户的需求“代孕”有许多不同的套餐包。其中,一个自精自卵辅助生殖基础套餐价格52.8万元,包括提供一整套的“代孕”周期服务,如果要包男女,就需要再加5万元,如果选择国外“志愿者”作为其代孕妈妈,价格可能达到百万。

此外,代孕的价格甚至是可以分期付款。“套餐费用分十一次付款,怀孕成功前只付5万,剩下40万怀孕成功再付。”徐老板介绍,按照进度大概每个月付5万块钱,一直到生产后办好出生证时付尾款,也就是说怀孕成功之前,大概就付不到20%的款项,而剩下的都是验孕成功以后。

当记者表示要选择自卵辅助生殖并询问代孕流程时,徐老板称“代孕”主要是女方的一些检查,包括MH值、性激素六项,“主诊医生打B超是最准确的,我们要看卵泡的数量,评估卵子”,徐老板强调,主诊B超医生不对外,可能比其他医院的B超都打的更准确。

据徐老板介绍,其所在的公司做代孕服务已经有7年多,每年能接收100多位客户,“特别是近两年想生多胎的客户会找上门来”。

探访代孕市场:50万挑选“孕妈”还可陪同产检去国外接生 存在诸多法律风险

在国内不受法律保护的协议

机构称“代孕妈妈”为“志愿者”

可全程陪同产检 到国外接生

“第三方助孕,一次成功”,徐老板的朋友圈分享着成功的“代孕”案例,并把“代孕妈妈”称为“志愿者”、“爱心妈妈”,其中有不少金发碧眼的外国姑娘,据他描述:“要说孕妈强壮,俄罗斯的比较厉害。”12月25日,徐老板称公司还带着客人们奔赴乌克兰、格鲁吉亚、俄罗斯。

在咨询途中,他也不时发来一些“代孕妈妈”的图片。这些“代孕妈妈”来自哪里?代孕机构还有哪些“服务”?

徐老板告诉封面新闻记者,这些“代孕妈妈”年龄在30岁左右,一般是顺产生过一个小孩的,看起来都很年轻。据徐老板介绍,在他们机构下,代孕妈妈们都是全职代孕,由公司租了房子,将他们集中管理。

当记者在犹豫如何“选择”一位合适的“代孕妈妈”时,徐老板紧接着表示不用着急因为公司有很多选择,并且能够提供“代孕妈妈”的真实身份证、身高、学历等等信息,“我们可以安排你们见面,产检的时候也可以陪同,任何时候要叫她出来也可以,都没问题”,徐老板说完马上发来一位代孕妈妈的照片,并称她昨天刚刚被客人预定。

天眼查显示,这家“健康管理”公司是一家以经营俄罗斯、美国等海外医疗咨询服务产业为主,医疗与旅游有机结合的国际医疗旅游服务企业。而公司主要业务明确标注着,俄罗斯试管婴儿、海外第三方辅助生殖、赴美生子等。

探访代孕市场:50万挑选“孕妈”还可陪同产检去国外接生 存在诸多法律风险

代孕机构的宣传网页

“代孕”机构乱象丛生

律师称“代孕”隐患触犯法律可能构成犯罪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目前在美国、俄罗斯、乌克兰等商业“代孕”被法律认可,在国内医疗机构禁止实施代孕的情况下,海外“代孕”便成为了一条“合法”路径,对于有需求的人群,国内出现了大量的中介代孕服务机构。

类似“健康管理”这家机构,记者在天眼查中查询发现,在大多数公司以“助孕”、“旅游生殖”、“孕育中心”等等为外壳包装时,还有一家“好孕天使生命科技有限公司”在经营范围中明显标注着“第三方辅助生殖”;此外一家叫喜贝之家的孕育中心,其官网上正在招聘“代孕妈妈”的文案中写到,“奖金15万起,全程医院移植,无任何两性接触”;另一家同样位于上海的喜来宝代孕的公司在其官网上标榜是“唯一与三甲医院合作的代孕中心”,并已经有5000余案例。

然而,这些表面看似正规的“代孕机构”,在灰色地带肆无忌惮的运营着,甚至根本没有任何法律的安全保障,包生男孩代孕者怀上女孩被强行打胎、胎儿如存缺陷或被丢弃等等事件屡被曝出,另外如果代孕碰上“黑公司”,可能十月怀胎一朝分娩拿到的远远不够黑代孕公司当初承诺的那些报酬。

针对代孕市场的这些现象,封面新闻记者采访了太琨律创始合伙人朱界平律师,他表示,郑爽事件引发了外界对“代孕”的关注和思考,不过根据我国2001年卫生部(现为国家卫健委)发布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第三条的规定,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应用应当在医疗机构中进行,以医疗为目的,并符合国家计划生育政策、伦理原则和有关法律规定。禁止以任何形式买卖配子、合子、胚胎。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

“可以看出国内是禁止代孕的。但对于代孕的当事人其实没有相应的法律规范,因此出现了钻漏洞的中介机构,但全球大多数国家基于社会危害、人口发展和道德层面等多方面的因素只要是对医疗机构和从业人员进行管理,对代孕当事人并未在法律层面上设立’高压禁区‘”, 朱界平表示。

国内知名维权律师、重庆康渝律师事务所主任陈晔律师也表示,代孕背后存在诸多隐患,“从刑事法律上初步考虑,如果代孕出生的小孩有健康问题,或者代孕期间寻求代孕的夫妇离婚了,导致生下来的小孩没人抚养,如果三方都不要小孩,从代孕者和代孕需求者的先行行为来看他们都有抚养义务,也就是说,他们可能构成遗弃罪的主体。此外,如果以代孕为名在网上发布代孕信息以缴纳定金、配对费、移植费、代孕费、保胎费等名义,不断地索要钱财,或涉嫌诈骗罪;通过互联网联系代孕者等相关需求者,然后将其介绍到其他地点进行非法医疗服务。对违反《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和《人类辅助生殖技术服务管理办法》等法律法规的非法行医案件中,参与代孕的医疗人员也将涉嫌非法行医等刑事犯罪。”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树木计划作者【封面底稿】所有,今日头条已获得信息网络传播权独家授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

如喜欢本站,请您收藏、转发。
本站为可信网站请放心浏览。本站版权所有,如需转发,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