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发现高福称河北确诊超千例成“小武汉”:最艰难的一次病毒溯源,还不知到底传了几代

高福称河北确诊超千例成“小武汉”:最艰难的一次病毒溯源,还不知到底传了几代

今日新闻 发现 2021-01-21 01:04:06 24 0

截至2021年1月20日,河北省新冠肺炎累计确诊已达1211例,这场维持了半个多月的疫情,不仅造成当地数千人感染,而且多位患者活动轨迹波及其他省市,疫情防控形势严峻。

1月2日,河北通报新增1例新冠肺炎确诊。三天后,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中科院院士高福率队到达石家庄。高福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这次石家庄的疫情是新冠在中国农村第一次流行,“来势凶猛,颇有当年武汉的势头,必须努力控制”。

高福称河北确诊超千例成“小武汉”:最艰难的一次病毒溯源,还不知到底传了几代

河北确诊累计破千,高福:这就是所谓的“小武汉”

全球疫情处于大流行期,病毒的特性有明显的季节性,气温降低导致了疫情的反弹。高福对中国新闻周刊的记者说:“最关键的是现在的气候,特别适合病毒存活”。此外,去年已经发现冷链食品会造成新冠病毒传播,而冬天以后“全中国乃至北半球是个大冷链系统”。基于此,他表示“出现疫情的局部暴发是正常的”。

在此轮疫情之前,高福就曾说过,这个冬天如果疫情控制不好,就会出现“小武汉”。所谓的“小武汉”,即“疫情不会达到像武汉那样以至于封城的规模,但还是会出现局部性的暴发”。

2021年元旦刚过,河北省卫生健康委通报,1月2日0时至24时,河北省新增报告1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随后,石家庄和河北全省陆续进入战时状态。4天后,石家庄藁城区全域成为全国唯一高风险地区,石家庄火车站暂停进站。仅在7天内,河北省累计新增确诊人数过百。1月9日,石家庄已集中隔离1万多人。半个月的时间,河北此轮疫情阳性病例数已经破千,高福认为,这就是所谓的“小武汉”,“我们要努力将其压下去”。

高福称河北确诊超千例成“小武汉”:最艰难的一次病毒溯源,还不知到底传了几代

从1月5日起,在高福的带领下,专家组开始从现场流调、病毒溯源、实验室检测、应急响应等方面指导河北开展防控工作。高福称,“疫情应该在预判之中,今年冬天肯定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只不过不知道发生在石家庄还是其他城市”。但是疫情的情况还是比较复杂,随时有可能进一步发展。他认为,一个超级传播者造成某些地方突然大规模的流行的可能性一直存在。对于此轮疫情,他说自己持“审慎乐观的态度”,但也表示“绝不能掉以轻心”。

零号病例长达半个多月没发现,高福:农村公共卫生条件薄弱

在1月10日举行的河北省第3场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专家初步估计“零号病例”早于12月15日,也就是说,从2021年1月2日第一例确诊病例算,长达半个多月的时间没有发现。天津市泰达医院李青教授在接受健康时报采访时表示,“在这些确诊病例中,有多人曾经因为出现发热、咳嗽等呼吸道症状后没有到发热门诊(农村也没有发热门诊),而是到村卫生所和药店自行购药,如果这些医药点能做核酸检测的话,也许不会拖这么久才被发现。”

健康时报记者梳理发现,有26个病例在2020年12月下旬就出现了发热、咽痛、鼻塞、咳嗽、感冒、身体不适等不同症状。有多个确诊病例出现症状自行到诊所、村卫生室、药店等场所购药治疗,甚至有人3天内去了5趟诊所和卫生院,数日后才检测出阳性。

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高福认为,这次石家庄市疫情发生在农村,相对来说公共卫生条件较薄弱,病例发现较以往其他地区晚,农村地区可能将新冠当成普通感冒治疗。“从1月2日发现第一例确诊病例以来,病毒已在这一区域流行一段时间了,但到底传播了几代,我们正在评估。”

“我们的短板在于处在农村的基层医疗或疾控机构发现病人较晚,民众防病意识不够强,出现发热病例并没有早报告,也就是说没有落实“四早”,时间一拖长就会出问题。”高福表示,今年冬天,因为大家大多都戴着口罩,一般情况下并不容易感冒。“如果你身边有人有类似感冒的症状、发热,甚至身边好几个人都有类似感冒的症状,就要落实早报告。”

而对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来说,一定要警惕,有一些发热病人不能随便看。高福举例说,比如一家子来了两三个发热病人,这种情况下肯定是传染病。传染病在今年冬天首先要怀疑会不会是新冠,应该劝病人去看至少二甲乃至三甲医院的发热门诊。乡镇卫生院、村卫生室要有这个意识才行,而不是随意给病人输点液就对付过去了。他认为,这次石家庄的疫情也提供了教训,“很多村民打点点滴就回家了,这不是治疗传染病的方法”。

1月17日,在石家庄市公安局合成作战中心溯源核查研讨会上,高福指出,石家庄这次疫情溯源是近年来最艰难的一次。

高福称河北确诊超千例成“小武汉”:最艰难的一次病毒溯源,还不知到底传了几代

全员多轮核酸、转运集中隔离,高福:这是必须的

面对本轮疫情,石家庄市采取了严格的抗疫举措,包括全员多轮核酸检测,全民居家,地铁公交停运等。高福认为这是必须的,如果不采取这样的措施,就有出现近似武汉疫情的趋势。

是否全员核酸检测要根据实际情况进行评估,这次高福本人也到了石家庄,与大家开会一起讨论。高福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如果石家庄市只有几个病例,而且就集中在某个区域,就没必要全市做检测。但发现病例时,小果庄村的感染人数已经比较多了,而且病毒逐步扩散到周边的正定县、新乐市了,石家庄市的裕华区也出现了病例,这说明病毒已经存在一段时间了,这就要下决心进行更大规模的核酸检测。”他认为,这两天累计阳性病例数接近千人就意味着这场疫情并不简单。因此政府这么做是科学合理的,也是经过专家评估的。

他将每一轮核酸检测比喻为“用渔网捞鱼”。首次检测往往“网眼”太大,会出现漏网的,如果病例少,做一次筛查可能就够了,目前河北疫情阳性病例达近千例,一次检测并没有办法全部筛查到。“主要还是发现病例晚了,感染的人数比较多。”

高福说:“我们也希望村民们在当地就地隔离。”但是当地没有条件,在村里面隔离,做不到一人一间房,独立卫生间,冒风险将村民转运“是不得已而为之的办法,要在风险和收益间找到一种平衡”。

像面对武汉疫情一样,高福:现在我们只能靠疫苗

目前中国面临着巨大的境外输入疫情的压力,国内疫情也愈演愈烈。在中国新闻周刊的采访中,高福表示,消灭这一病毒最后肯定要靠疫苗和特效药,“从目前来看,特效药需要等待的时间更长,我们现在只能靠疫苗”。

但是,现在中国还没有足够的疫苗,产能是问题,要进一步生产。同时,除了批准的应急使用和附条件上市的疫苗,还要进一步研发。现在还有好几种疫苗等待着三期临床试验结果,之后生产上市后,疫苗的供应问题能够得到解决。“至于说要接种多少人群,不同的病毒,不一样。现在专家们初步判断,新冠疫苗应有70%的覆盖面,也就是说100个人,要有70个人打疫苗,才能形成对整个人群保护。”

他透露,现在国内好几款在研发的新冠疫苗,三期临床还没有太大进展,所以还得要等一段时间。目前,国药集团中国生物北京所、武汉所,北京科兴中维研发的三款灭活疫苗都是附条件上市或应急使用,其三期临床都是中期结果。对于60岁以上老人和18岁以下的青少年,疫苗的一些指标结果还没出来,对于18岁至59岁的人群来说,也只是中期结果。“关于疫苗,还存在一些需要回答的问题”。

据初步判断,病毒将和人类继续共存下去,它不大可能消失,消失的可能性越来越小。“在全球都打了疫苗的情况下,具体来说又分为两种可能性,一种可能性是疫苗彻底起作用,把病毒基本完全控制,使得整个世界就像过去一样。第二种可能性病毒变弱了,疫苗起一点作用,新冠病毒成为像流感一样的存在,这两种可能性都是存在的。”

由于“暂时没有其他任何办法”,高福反复提醒公众“保持距离,勤洗手,戴口罩”。他指出,第一,要有危机意识,绝不能有麻痹思想,认为中国已经控制地很好。中国是全球的一部分,全球什么样我们就是什么样。这种危机意识要像面对武汉疫情一样,每个人都必须这么想。第二,民众一定要早发现、早报告,不能在家拖着。第三,政府一定要把工作重心往防疫这一端倾斜一点,要生产、防疫两不误,二者同等重要。一旦发现有疫情的苗头,就要像打地鼠一样,赶快打。去年中国在应对武汉疫情中积累了不少经验,剩余几波疫情都处置得挺好。

“这个病毒给科学家们、给全球的公共卫生工作人员都提出了全新的挑战。”高福说。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

如喜欢本站,请您收藏、转发。
本站为可信网站请放心浏览。本站版权所有,如需转发,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