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热点女特工“野蔷薇”,后半生特等残疾,终身未婚,再无亲人

女特工“野蔷薇”,后半生特等残疾,终身未婚,再无亲人

今日新闻 热点 2021-01-21 17:31:09 63 0

“我要刺你,让你永不会忘记。我不愿被你采折。”


生长在荒野的蔷薇,不屑于虚词的衬托,只是尽情的疯长,尽情的绽放,哪怕面对磋磨,也不会轻易折腰。


长期潜伏,面对组织误解,她忍受煎熬却坚定信仰不动摇;父亲、义父母、未婚夫相继血染黄土,为抗战和解放献出生命,她内心痛苦却接棒继续砥砺前行;鞭抽、上老虎凳、灌尿水、针刺指尖,诸般酷刑加身,她坚不吐实,志如青山苍松不改……她是我党隐蔽战线的忠诚斗士刘君湘,一个如野蔷薇般的女子。


女特工“野蔷薇”,后半生特等残疾,终身未婚,再无亲人


刘君湘的父亲李德钧也是我党的地下党员,自幼受父亲耳濡目染,跟着父亲出生入死的刘君湘,革命之心火炽。在父亲为掩护遇难学生冯冬生牺牲后,她被冯冬生的父母冯仲邨和刘珉收为义女,名字也由原来的李小平改为冯梅生。在战火纷飞的岁月里,一家人颠沛流离,辗转奔波于各地,直到1934年迁居于南京宁海路。


刘君湘和冯冬生都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并肩作战的过程中逐渐建立起真挚的感情,冯仲邨和刘珉乐见其成,为一双小儿女做主,订下了婚约。然而,一家和乐的日子很快就被打碎,因叛徒出卖,冯仲邨被捕遇害于雨花台,冯冬生不得不踏上逃亡的道路,刘君湘也在党组织的安排下正式改名刘君湘,转移到江苏新海。


后来,刘君湘和东北军的谷牧取得联系,接受组织委派打入国民党的军队,利用东北军爱国将领、第57军第111师中将师长常恩多的关系,成功当上第111师便衣侦察队队长。借助这个身份,刘君湘巧妙地掩护党组织的行动,在保卫连云港等战斗中屡建战功,还曾率部潜回苏北,智取新海日军车站,成功解救被日寇虏获的五百名中国劳工,也因此得了个“飞天女将”的称号。


女特工“野蔷薇”,后半生特等残疾,终身未婚,再无亲人

(△影视形象,出自电视剧《野蔷薇》)


随枣会战爆发后,刘君湘带人赶赴老河口第五战区司令长官部联络、传递情报,沿途一路血战。李宗仁了解情况后,不仅对她大加赞赏,还把她留在长官部,担任少校科长。升职以后的刘君湘并没有飘飘然,她牢记身上的使命,继续从事党的地下工作。在她的协助下,中共特别党员、第77军中将副军长兼第179师师长何基沣将军统派驻师部高级特工组景熙乾、马祥玉等20名谍报特工处决了。其中,马祥玉正是当年出卖冯仲邨的叛徒。


尽管这次处决行动进行得很巧妙,但是刘君湘还是被军统给惦记、憎恨上了。面对军统的审查和百般刁难,刘君湘冷静且巧妙地应付着,四两拨千斤,并没有因此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


1947年2月,淮海区北撤山东的干部南下苏北,在路过安峰山地区时遭到国民党军队的包围袭击,牺牲干部战士500余人,被俘800余人,失踪100多人。这是继皖南事变后,中共军队又一次遭敌围剿损失惨重的事件,史称“安峰山事件”。


安峰山事件发生后,刘君湘以“剿匪总司令部”特派员身份赶往新浦、海州检查防务。在她动身前,党组织下达指示,要其化名罗海,以“野蔷薇”为代号,执行加强党的地方情报工作和保障山东解放区原苏北华中工委等部两万五千余干部重返苏北的安全等任务。


组织上安排在新海和刘君湘接头的人名叫程治,是新海情报站特别交通员。然而,刘君湘一到新海就一枪打死了程治。这是为什么呢?原来,程治早已叛变,为了营救被捕的陇海游击大队队长王火龙,即冯冬生,刘君湘在情势紧急之下,未曾向上级请示汇报,就将程治这个叛徒给处决了。


不了解真相的党组织对刘君湘的行为产生误解,对其进行停止党籍、接受审查工作。而与此同时,她的行为也引起了国民党陈诚的怀疑。陈诚密令海州苏鲁肃反上校专员夏鼎文审查刘君湘,设下鸿门宴将人给逮捕了。尽管承受着严刑拷打,刘君湘却牙关紧咬,硬是扛过了这次严峻的考验,在何基沣的配合营救下成功脱险。


女特工“野蔷薇”,后半生特等残疾,终身未婚,再无亲人


腹背受压,刘君湘内心无比煎熬、痛苦,如果换了任何意志力稍微薄弱一点儿人,这时候都很难坚持下去,然而,刘君湘一颗红心向党,继续英勇顽强地同敌人斗争,送出了许多重要情报。党组织经过审查,确定程治已然叛变,理应枪决,刘君湘为党除奸,无可厚非。


刘君湘沉冤得雪,本是一桩好事,可就是在这个时候,噩耗再度传来。


她的义兄、未婚夫冯冬生在护送南下干部队伍重返苏北的途中被敌人阻击,弹尽援绝,不幸牺牲;携带电台配合她工作的义母刘珉也因为电台暴露,被捕就义。


兄亡母丧,刘君湘顾不得悲痛,果断出手,将驻防在大堰头渡口的杨瑞花保安第四团调虎离山,让南下的干部队伍得以安全地通过,粉碎了敌人阻击围剿的险恶阴谋。


女特工“野蔷薇”,后半生特等残疾,终身未婚,再无亲人


可是因为叛徒出卖,刘君湘最终还是暴露了。


丧心病狂的敌人将各种恶刑都用在了她的身上,鞭抽、上老虎凳、灌尿水、灌煤油、针刺指尖、灯燎腋窝,锤敲脚骨、烙铁烫身……刘君湘的双眼被钢针戳瞎,鼻孔被铅丝穿透,耳膜被捣坏,声带被尖刀割断……她遍体鳞伤,痛得死去活来,可是面对敌人的质问,她缄默以对,誓死不肯背叛党组织。


当时徐州“剿总”要求将刘君湘押回徐州,负责拷打审问的夏鼎文见自己并没有掌握实质性的罪证,而刘又一直颇受李宗仁看重,担心自己惹上麻烦,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在路过房山的时候,将刘君湘推了下去。


刘君湘最终还是幸运地活了下来。


她被淮海解放区的一位军属大爷和支前民工发现救下,被辗转送到淮海区汤洪庄后方医院抢救。然而,保住了一条命,代价却是成了终身特等残疾,右上、左下肢瘫痪。后来,她被以“刘相春”的名字转送到无锡的苏北荣军疗养院,配备专门的医护人员照看。


“对女英雄刘君湘,为革命全身致残,精神失常,可不分级别,不按原来的待遇,实行实报实销,把她照顾好。”这是熊天荆1954年实地视察工作时的指示。


在无锡,刘君湘长期由国家供养,享受干部待遇,终身未婚,亦再无亲人。与世长辞后,依照遗嘱,生前省吃俭用存下的五千余元悉数上缴国库。


女特工“野蔷薇”,后半生特等残疾,终身未婚,再无亲人


刘君湘的故事被改编成七集电视剧《野蔷薇》,尽管这部1991年由任育林、罗桂兴执导的谍战剧,如今再看画质已经近乎“高斯模糊”,但刘君湘的传奇经历却被清楚地表现出来,从艺术化的人物形象中,我们仿佛能一窥当年那朵“野蔷薇”的风采!


正如歌德的《野蔷薇》所赞叹:

少年看到一朵蔷薇,荒野的小蔷薇,那样的娇嫩可爱而鲜艳,急急忙忙走向前,看得非常欢喜。蔷薇,蔷薇,红蔷薇,荒野的小蔷薇。


少年说:“我要来采你,荒野的小蔷薇!”

蔷薇说:“我要刺你,让你永不会忘记。我不愿被你采折。”

蔷薇,蔷薇,红蔷薇,荒野的小蔷薇。


野蛮少年去采她,荒野的小蔷薇;蔷薇自卫去刺他,她徒然含悲忍泪,还是遭到采折。蔷薇,蔷薇,红蔷薇,荒野的小蔷薇。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

如喜欢本站,请您收藏、转发。
本站为可信网站请放心浏览。本站版权所有,如需转发,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