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发现河北省疾控中心藁城流调队队长回延良:参加婚宴、上补习班 流调队员挖出多个关键细节

河北省疾控中心藁城流调队队长回延良:参加婚宴、上补习班 流调队员挖出多个关键细节

今日新闻 发现 2021-01-21 19:02:09 40 0

央广网北京1月20日消息(总台央广记者谭朕)流行病学调查就是在跟病毒“赛跑”,是整个疫情防控工作中的重要一环。在石家庄市藁城区这个疫情最重的地方做流调,面对病例多、时间紧的状况,如何在最短的时间内理清病例的活动轨迹,找出密切接触者和次密接人员?总台央广记者专访正在石家庄市藁城区做流调工作的河北省疾控中心藁城流调队队长回延良,揭秘在重重困难下流调队员如何抽丝剥茧接近真相。

1月5日凌晨两点,在接到任务的三个小时后,回延良带领的河北省疾控流调队一行30人进驻石家庄市藁城区增村镇刘家佐中心小学。这里距离疫情最严重的小果庄村只有一公里。此后,他们与各地前来支援的300多名流调队员一起担负起了藁城区确诊病例的流调工作。

回延良告诉记者,按照规定,一份流调报告要在病例确诊后24小时之内出具,而疫情蔓延速度太快,他们给自己定了4小时出报告的目标。他说:“正常情况下是24小时我们提交流调报告就可以,但是因为疫情流行得比较快,所以我们当时就提出一个最短的时间,争取在4个小时之内完成。只要有阳性病例一转给我们,一般都第一时间开始流调。这段时间的工作状态几乎就是24小时轮转。”

流调人员在对本轮石家庄疫情首例确诊病例进行流调时,得知她曾在2020年12月28日前往正定县机场北路附近饭店参加婚礼,而当时这场婚宴一共摆了25桌酒席,附近多个村的200多人参加。回延良说:“当时老人还比较配合,她的家人都和老人在一起,包括她的家人都帮着回忆14天以来的行动轨迹。这老太太讲述她在28日参加过婚礼。婚礼的时候,她们村大概30人统一坐一个大巴去参加婚礼。婚礼结束以后,30人又乘原来的大巴回到村里。”

回延良说,婚宴环境封闭,风险极高,他们迅速对婚宴上其他人展开追溯。在已经公布的确诊病例中,有多达几十人曾出现在这场婚礼上。“我们把重点也关注在婚礼上,因为婚礼毕竟人比较多,她已经阳性确诊了,在婚宴上可能还有其他人确诊。为了防止进一步传播,我们第一时间也是对这200多人进行了追溯,隔离观察,做核酸检测,最后有几十人是确诊病例。”

并不是所有的流调对象都能配合调查。回延良说,一名大学生在返家后确诊。他在接受流调时表示,自己在2020年12月31日学校放假后乘坐网约车回家,到进入集中隔离点前,没有再出过家门。

流调对象活动轨迹简单,流调队把排查重点放在了网约车司机和学校的同学身上,对这位同学14天来接触的每一个人都进行了逐一排查。但是,并没有排查出问题。凭借多年的流调工作经验,回延良作出判断:病例一定有所隐瞒。回延良说:“在家没出去,这个链不就断了吗?不能说这个病毒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吧?所以我感觉不对,后来我们就给他做思想工作,我们说‘你是个大学生,对吧?在传染病防治方面,你应该做到自己应尽的义务和职责。你要不如实说的话,伤害的可能是你的亲朋好友。’”

在多次谈话并告知隐瞒行踪的法律后果后,这名大学生终于向流调队员坦陈:因为害怕亲友被隔离,自己隐瞒了和亲友聚餐、游泳等行程。回延良说:“他当时的心态是避免自己家人暴露,所以好多信息不给我们提供。他当时回到家里以后,在他家里有他父母,有二姐和他二姐的两个孩子,还有他大姐,一家人就聚了餐。第二天下午他又带他大姐家的孩子,跟他大姐,还有他二姐孩子4个人去附近游泳去了。最后我们把这个病例流调完了,一共明确了14个密接者跟16个次密接者。”

回延良说,一份流调报告的产生并不意味着对这个人的流调画上句号,他们还会不断对病例进行“回头看”。在一次翻看流调报告时,他发现有学生病例曾在周末上补习班。在这例病例的启发下,他赶紧将其他中学生的流调报告找出,逐个询问是否上过补习班这个细节,并最终找到一名漏报补习班行程的病例,这个病例的密切接触者因此增加了49人。回延良介绍:“因为这个孩子认为他去补习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但是往往这些平常的事情就被流调对象给忽略了,他并不认为这些东西对我们很重要。”

回延良说,像这样的“回头看”他们一有时间就会进行,在复盘时不放过任何一个蛛丝马迹。“既往病例流调并不是说一锤定案,我流调报告写完以后并不是就没事了。我们翻过头来要捋流调报告,看看我们在流调过程中存在哪些漏点或者存在哪些缺陷,再打电话进一步核实。我们第一批对200多个病例进行了‘回头看’,当时发现的密接者、次密接者也不少。我们‘回头看’差不多50%-60%的比例都能够发现新的密接者和次密接者。”

这几天,河北省每日新增确诊病例数量有相当幅度的回落,每日新增无症状感染者总体趋势在波动下降。对此,一直在疫情最严重的藁城区做流调工作的回延良感受明显,他说,他们现在所流调的病例呈下降趋势,并且大多数来自于集中在隔离观察点,这说明防控措施行之有效。“我们马上就开始第三次核酸检测了。再检测一轮,病例估计就捞得应该差不多了,所以每一轮检测就越来越少,证明防控措施还是起到一定作用的。”回延良说。

来源:央广网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

如喜欢本站,请您收藏、转发。
本站为可信网站请放心浏览。本站版权所有,如需转发,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