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发现提个醒,特朗普说他会再回来

提个醒,特朗普说他会再回来

今日新闻 发现 2021-01-21 23:37:01 14 0
提个醒,特朗普说他会再回来


直新闻:特朗普在下台演讲中只字不提拜登,并且说他回“再回来”。您认为他想再回来还有多大的几率?面临怎样的动力和阻力?


外交学院美国研究中心主任 李海东:特朗普说再回来,这种概率是比较高的。特朗普本人有不服输的这样一种性格,而且他始终认为这一次总统大选,他本来是赢的,是拜登方以不正当的方式将他赢得的选举窃取了。所以特朗普对今年大选的结果,是强烈不满的。


此外,今年的大选有7400万选民支持特朗普,而且大多数的支持特朗普的选民是铁粉。这就意味着特朗普在美国当前的政治舞台中间,还是有比较强的选民基础。他本人不服输,又有比较强的国内选民基础在,所以特朗普依然有机会在接下来美国政治舞台中间,发挥他想发挥的一些功能和作用。当然了,过去4年之中,美国国内的民粹主义泛滥。这也为特朗普在接下来的数年,在美国政治舞台中间获得比较强的支持率,提供了条件。


所以我们可以说特朗普过几年回来,的确有他本人的意愿的因素在,也有当前美国国内民粹思潮泛滥,以及支持他选民群体依然比较庞大有关系。


而如果未来几年特朗普重新回来,想要选举获胜的话,也面临着比较多的挑战。因为美国国内许多的民意依然是流动性的,而且在接下来的4年之中,民众对特朗普看法的变化,这也是不确定的。尤其是在1月6号支持特朗普的选民们在美国国会的一系列的这种骚乱,确实对美国的社会带来了非常负面的影响。


所以特朗普他的确有自身重返政治舞台的个人意愿和选民基础,但是他也面临着比较大的挑战。这种挑战是在他执政4年之中,给美国制造出来的众多的分裂对抗,以及1月6号骚乱给人产生不尊重宪法的这样一种糟糕印象。


而且接下来4年,美国的政坛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也是具有非常大的不确定性的。所以我们说特朗普过几年回来,目前看,基础在;但过4年,什么样的情况会发生,存在不确定性。

提个醒,特朗普说他会再回来


直新闻:有一些美国媒体说,假如没有新冠疫情,特朗普的政绩还是不错的,国内经济自称史上最伟大,也修理了对手和不听话的盟友。您怎么看这种论调?假如特朗普再干四年,美国能再次伟大吗?


外交学院美国研究中心主任 李海东:这种看法与事实和历史本身不相符。观察外交、分析国际事务必须基于事实,而不能够基于假设。客观的现实是特朗普执政4年之中,美国自身的分裂加剧,美国自身经济本身面临着衰退。


尽管有些看法认为特朗普将其盟友修理得比较到位了,客观的现实是特朗普执政4年期间,美国的盟国和美国本身之间的裂痕在加强。也就是说越来越多的盟国对美国是否依然有能力、有意愿在国际事务中间继续发挥建设性作用,产生了质疑。


所以可以说特朗普执政4年,对美国自身带来的伤害远大于给美国带来的收益,它带来的是美国国内经济的这种衰退和国际形象的急剧的下滑。由于过去一年间,特朗普在控制疫情方面,以政治抗疫,甩锅抗疫的方式应对疫情,美国疫情失控。这确实跟特朗普处理不当也是有关系的,这也直接导致出来了美国国内经济形势的这种恶化、在短时间内难以改变的这样的一种局面。当然更带来美国的盟国与世界其他国家对美国当前自身治理缺陷的失望和担忧。所以那种看法的确是有些与事实不相符合,也对特朗普、对美国和世界带来的一些负面的影响,估计不足。


提个醒,特朗普说他会再回来


直新闻:有西方舆论认为,特朗普留给美国的政治遗产之一是使美国两党强化了遏制中国发展的共识。但也有舆论指出,在美国的对华高压下,美国一些盟友以及亚太区域的很多国家反而强化了与中国的经济和政治关系。为什么说高压对华政策必然失败?

外交学院美国研究中心主任 李海东:可以说特朗普执政4年,对华政策是彻头彻尾的失败。他跟中国打贸易战,最终的结果我们都看得很清楚了。美国对华贸易逆差在加剧,贸易战本身产生出来的成本实际上是由美国公众来承担。而美国在跟中国始终不断的挑战和强硬应对的过程之中,也实质性地损害了美国在亚太区域,乃至于全球事务中间建设性的以往的那种积极的形象。

所以我们能够说,特朗普政府尽管在对华政策中间,对于美国国内形成更强硬的对华对峙和强硬对抗的这样的一种氛围。他确实推波助澜了,但这样的一种努力的结果恰恰是导致出来了美国自身经济的这种衰退、国际形象的滑落,以及特朗普本身在大选中失败这样的一种结局。

特朗普在过去一年之中的疫情防控,一直不断地指责中国,实际上这样的一种颠倒黑白的这种做法,是美国国内疫情失控以及特朗普败选的很重要的原因。因此特朗普本人以及特朗普政府在对华政策的制定实施中间是过于情绪化了,过于疯狂了,丧失理性和冷静,从而导致出来一种损人害己的这样的一种不良的这种后果。

提个醒,特朗普说他会再回来


直新闻:特朗普下台了,但美国将进入“特朗普2.0”时代吗?


外交学院美国研究中心主任 李海东:实际上接下来拜登执政的4年之中,将不会是特朗普2.0。当前美国面临的分裂、对抗、衰退的这种形式,不亚于1929年经济大危机对美国的打击力度。正如1933年美国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上台时面对的美国一样,当前的美国也处在一个自身道路选择的十字路口,特朗普毫无疑问是带着美国走向一个民粹主义的发展道路,走向一个自我保护主义的、经济民族主义的发展道路。


而拜登截然相反。他在努力地重塑美国传统的民族资本主义的这种发展道路,以及拥抱和支持全球化的这样的一种道路。因此拜登的执政4年的努力方向,跟特朗普过去4年奋斗目标是截然相反的。而拜登执政上任第一天所颁布的许多的行政令,实际上都是在颠覆特朗普执政4年期间确定下来的许许多多的方针政策的目标。


因此我们可以说未来拜登的4年,将会是拥抱全球化和对自身国内治理进行完善,而不是像特朗普那样将美国自身的道路建立在对美国公众分裂以及将自身带离国际事务和走反全球化的这样的一个道路之中去。可以说拜登的未来的4年执政的方向一定会与特朗普不同。


因此说拜登执政这4年将会是“特朗普2.0”的这样一种看法,是误读了美国国内目前形势的复杂,以及美国与外部世界关系中间的复杂性。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

如喜欢本站,请您收藏、转发。
本站为可信网站请放心浏览。本站版权所有,如需转发,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