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曲靖爆炸企业去年上半年亏544万,投资方宁德时代股价今日微跌

曲靖爆炸企业去年上半年亏544万,投资方宁德时代股价今日微跌

今日新闻 滚动 2021-01-22 00:32:21 47 0

1月21日,宁德时代和德方纳米的股价并未受到旗下企业爆炸事件太大影响。截至收盘,宁德时代报收391.3元/股,微跌0.03%。德方纳米虽然低开并很快下跌至152元/股,但截至收盘,德方纳米报收163.78元/股,涨幅为4.32%。


前一天,德方纳米与宁德时代的合资公司曲靖市麟铁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曲靖麟铁”)厂区一尾气回收塔发生爆炸。当日,曲靖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通报,事故造成12人受伤,伤者已送医救治,事故原因正在调查。随后,曲靖麟铁控股股东德方纳米发布公告称,事故的主要原因是最近气温过低,设备故障导致尾气塔压力过高,阀门失效所致。


爆炸企业去年上半年亏损544万,新上马年产8万吨磷酸铁锂项目


德方纳米方面表示,曲靖麟铁的主营产品为磷酸铁锂,目前正处于试生产阶段,公司及其他子公司的生产经营正常。本次事故不会对公司的生产经营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企查查显示,曲靖麟铁成立于2018年11月15日,法定代表人为孔令涌,注册资本1亿元,经营范围包括纳米粉体材料试剂、纳米粉体标准样品、纳米材料产品等。


从股权关系来看,曲靖麟铁是德方纳米和宁德时代的合资公司。其中,德方纳米持股60%,是控股股东。德方纳米公告显示,孔令涌为曲靖麟铁董事长、总经理。宁德时代作为第二大股东,持股40%。对于曲靖麟铁的爆炸事故,宁德时代相关负责人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只参股,未参与生产运营。”


2019年5月德方纳米与宁德时代签署《合资经营协议》,引入宁德时代作为曲靖麟铁的股东。增资完成后,曲靖麟铁的注册资本为1亿元,其中德方纳米出资6000万元,宁德时代出资4000万元;此外,宁德时代还向曲靖麟铁采购磷酸铁锂,并根据采购量向其预付采购款不超过1.315亿元。


目前,曲靖麟铁正在云南曲靖建设扩产项目,共为两期扩产项目,分别是年产1万吨的磷酸铁锂项目,目前一期正处于试生产阶段。


1月19日,德方纳米发布公告称,公司、宁德时代与江安县人民政府签署投资协议,约定在四川省宜宾市江安县投资建设“年产8万吨磷酸铁锂项目”。


公告显示,在本协议生效后 20日内,宁德时代与德方纳米应当确保其合资公司曲靖麟铁在江安县注册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全资子公司,该全资子公司的税收解缴关系在江安县,具体负责项目投资建设和生产经营的相关事宜。这意味着,曲靖麟铁是“年产8万吨磷酸铁锂项目”的具体投资建设和生产经营负责方。


德方纳米2020年半年报显示,曲靖麟铁出现净亏损544.82万元,本期归属于少数股东的损益为-217.93万元。


曲靖爆炸企业去年上半年亏544万,投资方宁德时代股价今日微跌


敲醒警钟,动力电池背后的安全隐患需高度关注


在曲靖麟铁发生爆炸的前一日,一辆特斯拉Model 3在上海闵兴区某小区地库起火爆炸。特斯拉官方对事故回应称,初步判断起火原因是车辆底部的高压电池受到撞击后引发内部电芯损伤,最终导致起火。


进入2021年的动力电池产业并不算太平。1月7日宁德时代间接参股公司湖南邦普循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湖南邦普”)宁乡仓库发生爆炸起火;湖南邦普的母公司广东邦普回应称,燃爆事故系1月7日晚间废渣堆放车间的废铝箔起火造成。


自燃、爆炸等事故,暴露出动力电池产业链不容小觑的安全隐患。2020年内,多个主流新能源汽车品牌都曾发生过自燃或疑似自燃事故,其中包括多起同款车型发生相同事故,例如广汽新能源Aion S在广东、海南发生了多起自燃事故,蔚来、威马以及小鹏等新能源汽车也曾发生多起自燃,威马汽车还就车辆自燃发起召回。应急管理部消防救援局副局长曹奇曾公开表示,仅2020年前三季度新能源汽车火灾700起,几乎涉及所有新能源汽车品牌。


业内分析认为,锂电池发生爆炸的主要原因是热失控或隔膜损坏。其中,热失控是指电池内部出现连锁反应,引起电池温升速率急剧变化的过热现象,导致燃烧起火爆炸;而隔膜损坏会导致正极和负极直接接触发生短路,也会导致电池瞬间爆炸。


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副理事长欧阳明高近日认为,动力电池的安全包括本征安全、被动安全和主动安全,目前本征安全已经做得逐步完善,但是在被动安全和主动安全环节,依然还有很大的改善空间。他表示,被动安全最重要的是防止热蔓延,而主动安全的前提和基础是电池管理系统要做好,避免内短路、制造、颗粒形成的各种隐患。


去年5月,工信部发布《电动汽车安全要求》、《电动客车安全要求》、《电动汽车用动力蓄电池安全要求》三项强制国家标准。其中,《电池安全要求》明确指出,动力电池在发生热失控后,5分钟内不得发生起火和爆炸。


除了动力电池“本体 ”之外,其相关产业链如动力电池回收等也存在一定安全隐患。业内分析称,目前,我国每年退役的约300万吨废旧铅蓄电池中,经正规渠道回收的仅有30%左右,绝大多数废旧铅蓄电池回收处理都是非正规渠道。但报废电池中的多种贵金属和危险物质材料,如果处理不当极容易发生爆炸等危害;同时在拆解、粉碎、低温热解、萃取等环节都存在一定风险,如短路、电池破损等也都容易引发起火爆炸。


今年1月 ,工信部部长肖亚庆曾公开表示将通过制定配套法律法规、完善回收利用体系、发布相关标准等,推动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回收利用。


随着新能源汽车的快速发展,安全隐患仍然摆在行业面前,无论是动力电池本身,还是涉及到的动力电池相关企业,就如同欧阳明高等业内人士观点一样,安全课题始终至关重要。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王琳琳 林子 编辑 赵泽 校对 李项玲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

如喜欢本站,请您收藏、转发。
本站为可信网站请放心浏览。本站版权所有,如需转发,请注明出处